標籤: 潑墨染青竹

優秀都市言情 龍魔血帝 愛下-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當門主推薦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龙魔血帝
竹贤虽被呵斥,但他仍旧保持着良好的心态。面对土金宫主,还简单的交流起来。
“土金宫主,苏竹宫主的心情并不好。您可要小心一些,切莫触怒她……”
竹贤低语,土金听完连连点头。被十位宫主冷落,苏竹的脾气秉性又怎能好?
“想要见我?让他在外面等着。本宫要梳洗沐浴……”
苏竹的话落在了竹贤的耳中,竹贤听完后屁滚尿流的跑了出来,将事情如实的交代给土金宫主。
“沐浴?这哪是沐浴的时候,羽仙门都到了这般危机的时候,沐浴过于荒唐了!”
土金宫主听到苏竹在沐浴后,他脸上显得十分焦急。此刻他的感受便是苏竹之前的感受。同在危机的时候,苏竹无比焦急,而这些人又再做些什么?
“土金宫主,您就等待一个时辰吧。宫主心怀大事,她一定会见你的!”
竹贤更能猜透苏竹的心思,他知道苏竹不论如何都会见一见土金的。别的不为,单单就是为了羽仙门的未来,苏竹也不会弃之不顾。
“那我便等一等,竹贤你也要催一催。这可是关系到羽仙门的未来,如若是耽搁了你便是死罪!”
熱門玄幻小說 龍魔血帝 線上看-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當門主熱推
土金一脸的愤怒,他身为一宫之主被晾在这里,心情可想而知。他对竹贤的这番话,完全是冲着苏竹的。如今竹贤只能被夹在其中,他只能在这里左右受气。
“秦叶,本宫要沐浴,你可否回避一下?”
苏竹的手放在衣扣上,准备解开衣扣,享受沐浴。在她大殿后,便有一个巨大的水池。平日里,苏竹便是在水池内沐浴,享受时光。
女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洗澡。只要腾出时间,她们便会泡澡。今日她心情不佳,更是要通过沐浴来调整自己的心情。
“回宫主,我愿意在外面给宫主守护。”
让我回避?我全身背封锁,连动都动不了,怎么去回避?苏竹纯粹是拿自己发泄心中的愤懑罢了。
“守护?本宫用你守候吗?谁敢擅自闯入,便等于给自己判了死刑。”
苏竹听完后大为恼怒,她怒视秦叶,仿佛母老虎要吃人一般。
“宫主,我全身被枷锁束缚,劳烦宫主把我押下去。”
秦叶也不愿意在这里受着窝囊气,既然你不和我好好说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押下去?你还没有调查清楚,我怎能放你出去?如今你就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也不能有任何的瞎想。否则本宫就用读心术,把你阉了!”
苏竹说出了她的真正目的,她就是不想让秦叶好受。秦叶的方向刚好是背对着水池,他什么也看不到。心情不佳的苏竹在秦叶身后解开衣衫,而后没入到了水池中。
杀人诛心,这才是杀人诛心。
就在你的身后撩拨水花,让你听到水声,却什么也不让你看到,也不让你摸到,更不让你胡思乱想。只要你敢胡思乱想,她便对你动手。
现在的秦叶,到了他认为很难的时候。在苏竹的面前,他完全就是待宰的小羔羊。
“我没头发,我没头发!”
秦叶连连念叨真言,来平复自己的内心。不知不觉间,他忘记了自己身处的位置,也忘记了正在沐浴的苏竹。
“变成了和尚?真把我当成了老女人?”
探查秦叶的内心,苏竹更为愤怒。
她虽告诫秦叶不能胡思乱想,当秦叶真的什么也不想的时候,苏竹又变得更加愤怒。
女人,被男人忽视魅力才是她们最愤怒的时候。愤怒的苏竹吹了一口气,她打断了正在入定中的秦叶。一个个身着暴露的女子在秦叶面前跳舞,来动摇秦叶的心神。
我擦,还来这一手?
秦叶自然能够想得出这是苏竹对自己的考验,如今让他骑虎难下,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秦叶,你若胡思乱想,本宫对你就不客气!”
苏竹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如今她心中得意。看着即将要上钩的秦叶,对自己的手段更为满意。
“苏竹宫主,看她们我是不会胡思乱想的,因为她们不配!”
秦叶也是咬着牙说了一句,苏竹让他看他索性就放开了眼睛去看。苏竹变幻出来的这些女子,对秦叶来说的确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阅女无数,每一个都是人中凤凰的绝色女子。今日再看这些模样俊俏的女子,秦叶已经完全不感冒。除了那些顶级的女子让他动心之外,他已经是无敌的了。
“不够嫩,舞姿还差一些。有机会我给你们找一个名师,在舞姿上,她冠绝无双,没有人能够超越她……”
秦叶频繁的点评着每一个人,水池中的苏竹听着秦叶的话,心中更加气愤。
这家伙当真是木头一般,这些女子都不被他动心。
“宫主,不妨您亲自舞上一曲,我看到后有很大可能动心!”
秦叶用言语刺激苏竹,让她也不能好好沐浴。
我不舒服,你也别想舒服。
“你想的美,能够看我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苏竹甩出一缕水花,水花将秦叶衣襟淋湿,让他成为了落汤鸡。
“那可太遗憾了,完美的身材不能被他人欣赏。啧啧……”
秦叶言语轻挑,他完全不在意苏竹的内心感受。就在他摇头叹息的时候,目光猛然落在了一块铜镜上。铜镜折射出了水中的场景。
顷刻间,秦叶便是感受到嗓子发干,浑身发热。
火熱連載小說 龍魔血帝 ptt-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當門主熱推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
将近两个时辰,苏竹这才满意。后半晌,秦叶直接被她请出了宫殿。
当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后,秦叶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他以唯恐外人说闲话的借口,恳求苏竹将他放出去。苏竹而后也感到不妥,土金宫主在外面等候。
秦叶长时间在自己这里停留,一旦留下口舌,日后堆积清白大大不利。至此,她才选择放走秦叶。
“太美了,这身材和双十年华的姑娘比,还要更胜一筹!” 经过一个时辰的冷静,秦叶仍然没有反省过来。
苏竹是老女人嘛?不,她完全不是。说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都有些把她说大了。
“胡思乱想,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就撑不住了!”
苏竹察觉到了秦叶的举动,她还误以为秦叶被那些女子迷到了,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直到几日后,她注意到了铜镜后,才联想到今日发生的事情。
“宫主,土金宫主在外面等候您多时了。他说有至关重要的事情要找您商议,关系到羽仙门的生死存亡!”
竹贤看到苏竹露面后,他连忙上前。宫主已经晾了两个时辰,足以见到她胸中的怒气。
“生死存亡?我看是关系到他自身利益了。你去让土金宫主稍等半个时辰,等我梳妆过后就去将他。”
苏竹仍然不紧不慢,她还要继续让土金宫主等待半个时辰。
“宫主,土金宫主已经等候两个时辰了。继续让他等待未免在情面上有些过不去。我看……”
竹贤吞吞吐吐地说道,他也觉察出了苏竹未免太过分了。很多事情还是要点到为止,不能做的太过火。
“竹贤,你若是想要座凤銮宫宫主,本宫主现在就可以册封你!”
苏竹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
竹贤吓得立即磕头,磕的头破血流也不敢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苏竹的大忌。继续下去,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该,让你活该。
苏竹是你的宫主,你就要死心塌地的效忠她,而不是在那里指指点点。
有的人就是古怪,你虽然为她好,她心里也清楚。但人家掌权,是你的上司,你就要俯首帖耳,不能过度越权。
秦叶看着竹贤的表现,他心中暗暗骂道。对这个老家伙,他已经十分不爽了。
狗血淋头的竹贤见到土金宫主,他把苏竹的话说了一遍。
看到竹贤这般模样,土金也是吓了一跳。苏竹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今日还真的要麻烦了。
“知道我为何对我一宫之主这般态度吗?”
隔着房间,苏竹对着外面的秦叶问道。
“晚辈不知,宫主必定有你的理由。”
秦叶回答的非常圆滑,他并不想要参与进来,于是选择装聋作哑,含糊其辞。
好文筆的小說 龍魔血帝 ptt-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當門主讀書
“砰!”
里面,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秦叶不用询问也是知晓,自己的回答又招惹了这位宫主的不满。
“本宫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给本宫出了大难题。我若是不磨一磨他们的耐心,谁能够赞同你一个小鬼掌控羽仙门,号令十二仙宫?”
苏竹冲着秦叶发泄到,这次的发泄倒是非常真诚,没有丝毫的掩饰。
她之所以冷落土金,消磨他的耐心,就是为了让秦叶上位。秦叶说的那一番话,苏竹觉得很有道理。
满目疮痍的羽仙门,想要在这次浩劫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用非常之法,苏竹认为秦叶的那一番话很有道理。为此,想要押宝秦叶。
“宫主的话让晚辈感动的一塌糊涂,晚辈一心为了羽仙门,没有半点私心。如若能够协助羽仙门度过浩劫,宗主之位我也会原封不动的交还给羽仙门!”
秦叶也并不领情,他反倒是把话丢了回去。自己对门主并不感兴趣,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你们。

ek4vz都市言情 《龍魔血帝》-第兩千五百零七章 傷人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熱推-d6a70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
判官铜柱即将要审判在场的五人,五位弟子的身体直接被控制住了。
“萧尘,你未免过于霸道了。秦叶公子已经胜了,你还在这里咄咄逼人。看来羽仙门最大的障碍就是你!”
五位弟子被控制,又跳出来四位长老。四位羽仙门长老的实力远非这些弟子能够媲美的。
最強高手在都市 散心靚意
我在英伦当贵族 羞涩的小恶魔
“热闹了,你们几个蛀虫也想要挑战羽仙门的权威?”
萧尘看着走上台来的四位长老,他的脸上直接笑出来了。今日当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那些平日里隐藏很深的人今日都跳出来了。
“萧尘,你一个小辈休要在那里指点江山,今日我们就先废掉你们,再废掉紫霄,辅佐秦叶登上羽仙门的门主的宝座!”
血醫 明霄有雨
四位长老异口同声,他们的这一番话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撼。原本在场的弟子们还认为几位长老有一定的道理,但听到这一番话后,对于这四位长老充斥的都是敌意。
“陷害我们吗?”
看到这里,星紫萱和秦叶都明白了。跳出来的这几个人不怀好意,他们并非是来帮忙的,而是想要把他们拖下水。
“师姐,这是魔族的人。我们必须要动手!”
秦叶琢磨一番后,坚定了他的猜想。最初,秦叶还认为是刑罚长老安插的人,故意暗中使坏。但面前几人已经开始背叛羽仙门了,毫无疑问肯定是来自魔族。
魔族在这个时候想要把他拉下水,让羽仙门借机除掉自己。天神修为都被魔族注意到了吗?
现在,秦叶的想法也比较多。他认为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仅仅是大能修为,就被魔族盯上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萧尘师兄,这几位乃是魔族的奸细,一定不要杀掉他们,要留下活口审问出幕后的魔王!”
秦叶在擂台上大声喊道,他要让羽仙门所有弟子知晓自己的清白。
“是不是魔族我不确定,但肯定和你秦叶脱不了干系!来人,先拿下秦叶!”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和四位长老交手的时候他也不忘对秦叶警告着。如今的苗头可以看得出,今日的事情和秦叶是脱不了关系的。
一声令下,风云变幻。原本无人敢动秦叶分毫,现如今几位长老纷纷上前,要拿下秦叶。
“师姐,我不能落到他们的手上!”
秦叶冲着星紫萱求救,不管现在是否有错,都不能被他们捉到。
师尊在羽仙门不参与纷争,以至于七位核心长老中只有司马空的势力范围最小。外加上他平日里喜欢捉弄他人,很多长老和司马空私底下的关系都很紧张。
在多层次的因素下,司马空已经被孤立。平日里倒是还好,羽仙门风平浪静,那些长老们各行其事。
而如今,司马空和刑罚长老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对于很多长老而言,更是战队的最好时刻。在萧尘的命令下,这些长老们更加名正言顺。落入到他们手中秦叶便是凶多吉少。
而且紫霄对自己也很有敌意,紫霄的态度一定程度上等同于皇帝的圣旨。这些满朝的文武一定会按照皇帝的心意来处理事情,种种因素叠加在秦叶身上,可想而知他的后果。
为此,秦叶非常认真的告诉星紫萱,必须要保护住自己。保护住自己,再解决掉几个魔族小人。到时候由师傅出面,问题就可以解决。
科技之无限未来 迷茫的荆棘
“师弟,你就安心的增加修为。今日一切由师姐给你做主!”
星紫萱甩出了她的堕落星辰,把秦叶包裹在其中。堕落星辰的防御让秦叶心里有了强烈的安全感,随后星紫萱又将两位大能丢入到了星辰之中,供秦叶增加修为。
“你们助纣为虐,我代替羽仙门的门主教训尔等一番!”
秦叶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随后他开始发狠。穿天阳锁直接把两位长老一并吸在空中。
八荒伏龙,一共有八条强大的伏龙。如果秦叶的修为足够,八条伏龙可以直接吸收八个人的修为。这一次秦叶突然发狠,无意间吸收两位大能的修为。
从这一刻起,秦叶开始踏上血洗同门的道路。想要在羽仙门站稳脚跟,必须要血洗羽仙门的长老。大威魔王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今日他的助攻,成为了秦叶真正的助攻。
掌管刑罚的那一刻,凡是在羽仙门内操控的修士,都成为了秦叶修炼的垫脚石。他们为秦叶提供了足够的能量,协助他更快的踏入到大能之列。
“已经感应到了,魔王距离我们很近了。台上的一切都是他在暗箱操作!”
紫霄在众位弟子中穿梭着,对于发生的一切他最清楚。台上发生的动乱他也十分清楚,幕后主使是魔王无疑了。
发塚 执宁
“这小丫头倒是更为奇特,她的手段明显要比在场的人更强,连那些长老们拿她也没有任何办法。若是把他们一并控制住扶持为羽仙门的门主,那样的话会很有趣!”
大威魔王看着场面,对于星紫萱他也有几分的兴趣。这两个年轻人都很有意思,与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师姐,去大山中,借助不动如山我们可以抵挡更久!”
秦叶观察着外面的局势,仅凭师姐一人与长老们对抗根本不是对手。任凭她浑身是铁,又能捻几颗钉?
“师弟,你不说我也知道!”
星紫萱直奔大山的方向飞去,那坐大山恰巧是司马空和刑罚长老斗法时候,消去的那座山头。现如今星紫萱脑海中充斥的唯有刺激二字,今日发生的一切让她感到十分的刺激。与在场的长老们交手她没有过多的畏惧感。
“我去你们大爷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的徒儿动手。还是一群王八蛋动手。今日老子拼了命,也要杀了你们这帮王八蛋!”
原本还处于讲理状态下的司马空完全怒了,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子被这群王八蛋欺负的体无完肤。这老头子再也不留一点情面。他舍弃了刑罚长老和风长老,尾随着那些长老们杀去。
“司马空,你违背羽仙门门规。今日已经大祸临头……”
刑罚长老看到这一幕,他心中乐得自在。这次,有足够的机会将司马空打落十八层地狱,让他在羽仙门内再无一丝翻身的机会。而后,他朝着司马空追去,随时准备暗中痛下黑手。
“门主的判断无比精准,看来魔王就隐藏在暗处。他们两个人随便闹吧,我必须在这里坐镇,随时接应门主……”
风长老看到这一幕,他暗自佩服紫霄的安排。核心长老中,只有司马空和刑罚长老两个人对于这件事情一无所知。紫霄为了让幕后的魔王浮出水面,暗中指使萧尘推波助澜。如果没有萧尘的推波助澜,后面的事情完全可以避免。
坐到这个位置上,没有一个人是简单之辈。就连秦叶也是把一些人想的简单了。
那些疯狂围堵星紫萱的人,不停地释放出神通奥义。星紫萱的目光朝着后面扫去,犹如无数飞弹一般密集的朝着她身上轰击,吓得她也躲入到了堕落星辰之中避祸。
“这些家伙,完全是想要杀了我们!天杀的老头子,都是因为他!”
星紫萱拍打着胸脯,傲然的宝贝不断起伏跳动,外面那些疯狂的长老也是把她给吓到了。她把这一原因归因到司马空的身上。
自己和秦叶加入到羽仙门不久,就算是有些仇怨,也是同那些年青一代的小辈们之间发生的冲突。这些老家伙们都玩命的杀来,绝对是因为司马空的缘故。
“师姐,今日你怕不怕?”
太陽系人
秦叶见状也停止了继续吸收两位大能,形势变幻的很不乐观。今日说不定真的有可能翻车!
“怕?都到了这个份上怕有什么用!”
星紫萱没好气地说着,此刻说什么都晚了,现在不是怕能够解决问题的。
妳離婚,我娶妳
“好,那我们就先把这两个长老杀了。”
秦叶目光中涌现出强烈的杀意,那冰冷的眼神令空中两位大能全身颤栗。已经被秦叶吸收了一定的血气,尝到了穿天阳锁的厉害。现如今整个小家伙还要痛下杀手,简直禽兽不如。
“秦叶,杀掉我们你们没有任何退路!”
“羽仙门的刑罚无比残酷,如若是内斗的话,是没有好下场的!”
……
两大长老壮着胆子说道,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利用言语来震慑秦叶,让他不要乱动。
“放肆,如今我们是刑罚长老,羽仙门的刑罚有我们来掌控。你等二人藐视刑罚,不杀你们难以服众!”
两位长老的解释,令秦叶眼中的杀意更为浓烈。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默认自己为羽仙门的刑罚长老。
想骗别人,先骗自己。发狠的他真的是连自己都不放过,在没有任何人册封的情况下,已经自封为长老。
“师姐杀掉他们,告诫所有长老立即退后,再有冒犯杀无赦!”
秦叶冲着星紫萱说道,大事面前他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一些人杀了就是,杀掉他们至少可以减轻一些压力,让很多长老不敢靠近。
鲜血,最能让人警醒。所谓伤人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有让他们真正感受到痛了、怕了,才能解决问题,否则的话这些人都抱着推波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