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xcb都市小說 漢世祖-第249章 樞密院內鑒賞-yzd7x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东京,汉帝下诏,废朝三日,以前宰相、太师、燕国公冯道卒故。距离冯道请辞,也不满一年半的时间,从结果来看,当初冯道对刘承祐确是一番“衷言”,预见到生死。
闻哀讯,刘承祐这心里,倒也有些感伤。冯道此人,可谓名臣,在中原政坛上活跃的不倒翁,三十年间,累朝历代不离将、相、三公、三师之位,其显贵荣耀,是名噪一代。
特种部队之蓝影
晚年得仕大汉朝,却是冯道宦海生涯的最巅峰。虽然在后两年中,对于皇帝的作用已然不大,近乎应声虫,但在国初的三四年间,凭着其名望、能力、经验,在稳固朝政、安抚人心方面,于刘承祐有大功。是故,刘承祐也感念之,与其死后哀荣。
冯道之死,也算是寿终正寝,安享晚年,少有人以为憾。天子虽然废朝,但朝廷的运转,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尤其在西南战事爆发之后。
我的明星生涯 月华
————
緣起競技場
天命龙凤诀
眼下,已入初秋,将要出伏,太阳不似此前那般毒辣,但气候仍旧炎热。枢密院、兵部与三司,大抵是近来朝廷中枢最为忙碌的部门了。不过,相较于另外两部的琐碎、繁复,枢密院这边,需要投入的精力要更多。
錦繡人間
枢密副使郭荣,亲自挑选了几名僚属,专事负责西南伐蜀军情,其中便包括自河北整军归来的李处耘与潘美。
刘承祐踏入机务房中时,郭荣几人,正在舆图前,比对着前方军报,进行标记,研究,商讨。上前,命众臣免礼,刘承祐直接问道:“又有新的战报来京了?”
来自西南前线的军报,是三日一报,奏明战况,以使中枢察之。六日以前,收到了刘承祐将诏伐蜀近一月以来的第一封捷报,王仁赡、李彦二将,率十二营兵士,南进散关道,攻打蜀黄牛八寨,三日之间,连破四寨。
李处耘向刘承祐禀道:“蜀军黄牛寨、青马岭等八寨,已然被王仁赡与李彦全数攻破,八寨蜀军,损兵过半,蜀将韩继勋已率败残之兵,退至梁泉东北的威武城。我大军南下凤州的道路,已然打通……”
“这王、李二将,确系将才,首战告捷,连破八寨,蜀军必然震恐,形势大好啊!”刘承祐脸上露出了点满意的神色,不吝夸奖:“两年前东河村之战,二人也有战功,大破蜀军,看来,此二人,乃伐蜀之急先锋呐!”
大概是觉得皇帝高兴得太早了,李处耘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向刘承祐道:“陛下,破得八寨之后,王仁赡率两千兵马,急行南下,追击韩继勋败兵,意欲趁势夺取威武城。然而倍道而往,连战兵疲,受挫于城关,为蜀将高彦俦所败,折兵五百,北退。”
闻此言,刘承祐眉头这才轻皱,笑容微凝,说:“王仁赡,这还是心急了啊!”
拯救女配 甜梅子
“现在是什么情况?军报给朕看看!”刘承祐扭头。
呈上,接过御览的同时,郭荣在旁,向刘承祐道:“根据向训所奏,他已率三万军,自散关入凤,时已入秋,气候转好,意欲于威武城,与蜀军展开一场大战!”
“陛下,凤州道阻险碍,在梁泉之后,青泥岭道。自散关至威武城,驿道虽则难行,却也非最险要处,然自前方情况来看,大军行进,粮秣军械之运输,已然十分不便。是故,若能聚兵会战于梁泉以北,于我军而言,大利!”
白骨私塾 瘋逆神
“这也要看,蜀军给不给这个机会了!”刘承祐颔首道。
不二寵婚:總裁追妻要給力 綰涼
見鬼事務所
“威武城在散关西南约八十里外,为蜀北关屏障,是其兵防要塞。拿下了威武城,可直驱梁泉,则胜势在我,蜀军绝不会放弃,是故,如向训计划,在威武城,必定可以打一场奠定胜局的大仗!”郭荣语气肯定地说。
“我们陈兵边境,磨刀霍霍,不就是要这么个效果吗?”刘承祐形容微展开,颔首道:“发制向训,秦凤战事,临机决断,尽委于他。为灭蜀,让他给朕用心打这一仗!”
鬼魂收集器 笑覽吳鉤
“是!”郭荣看着刘承祐,向他赞誉道:“陛下能有如此襟怀雄略,是大将之福啊!”
郭荣很少夸人,更少恭维刘承祐,但每出赞美之词,必是发乎于真心的感慨。刘承祐了解这一点,所以听其言,仍不免心情大好。
“秦州那边,战况如何?”刘承祐问。
“据报,王公已率武节及西南边军两万,溯渭水,沿陇有大道,初战于陇城,将蜀军逼于城中自守,已然压制蜀军。蜀将赵季札庸碌,兵力又寡于我军,绝非王公对手!”郭荣回答道,看起来十分自信。
“开战之后,领军作战之事,只能依靠前线将帅了。朕在后方,只能筹粮集饷,使其无匮于辎需了!”放下手中把玩着的军报,刘承祐叹了口气:“想来西南将帅,当不负朕望!”
“陛下从来谋定而后动,遣将派兵,发动战事,亦皆准备充足。庙算如此周全,我朝必胜,蜀军必败!”李处耘向刘承祐拱手,意气激昂:“陛下,只需于东京,坐待捷报即可!”
“此言,倒也提气振奋!”刘承祐冲李处耘笑了笑:“这点自信,朕还是有的!”
言罢,又瞧向郭荣,有些怅然地道:“代国公身体不爽,难以理事,枢密机要,国家军务,要全数加诸于郭卿身上了,还请多加担待啊!”
闻其言,郭荣郑重应道:“此臣应尽之职责,自不敢怠慢!”
郭荣素有功名大志,精力旺盛,职责加重,只会让他更加兴奋,更有干劲儿。入夏之后,国丈折从阮,也病倒了,毕竟年纪到了,戎马操劳多年,身体难堪其负累。
不过,枢密院这边,倒没有受太大影响。折从阮并不贪恋权位,这两年多的时间内,郭荣的实权反倒要重些,足以顺利接掌军政,而不生波澜。
刘承祐有所感,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将失去第二位丈人了。是故,近段时间以来,对折家也是颇为照顾。太医往府上派,药材、补品、御用之物,也大方赏给。宫内,贤妃折娘子那边,也去得最多。有点像,当初高行周病逝之前。
压下心头的些许怅惘,刘承祐看了眼认真而平静地在地图前研究军情的潘美,问郭荣道:“郭卿,你觉得潘美如何?”
闻问,郭荣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欣赏之色:“陛下慧眼识人啊!潘美知兵节义,将帅之英,可堪大用!”
“在枢密院任职这两年,办事勤勉,剖析事务,常有见解。大汉勇将虽多,但帅才犹为可贵,尤其老将逐渐凋零。潘美有其资质,而今天下未平,臣窃以为,领兵征战,攻城拔寨,更能一展其才!”
刘承祐不由点头,到目前为止,军中后起之秀中,被刘承祐所看重,有将帅之能而独挡一面的没有多少,高怀德、杨业、赵匡胤、潘美、石守信等人罢了。
考虑了一阵,刘承祐说道:“朕打算派遣潘美去襄州,你看如何?”
郭荣眉毛微微上扬,目光转到大汉舆图,落在荆、湖上,显然,伐蜀之役才起了个头,秦凤大战未酣,皇帝的心思,已然开始考虑起下一步了。
“臣以为,甚可!”郭荣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