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22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二百三十六章 沒吐出來算吃得少分享-48mxk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廖文杰话音落下,抢先动手攻击,凌空一巴掌拍下,呼啸震空,于火海之中刻下一个巨大掌印,大蜈蚣稳稳嵌在掌心中央。
若是铁石地面,多拍几巴掌,没准能将这条大蜈蚣活活拍成肉酱,奈何山坳阴寒潮湿,一巴掌下去,蜈蚣直接嵌在土壤之中,伤上加伤,离死却差远了。
嘭!
又是一个掌印凹陷,置于大蜈蚣身旁,将挖洞逃走的它震得悬空而起。
“剑归须臾,轩辕神剑,驱妖伏魔!”
燕赤霞凌空一喝,挥落金光大剑,将半截蜈蚣再次斩断,一蓬红绿掺杂的污血飞溅,沾染火焰,腾起黑色毒烟。
大蜈蚣前半截带着脑袋的身躯弹跳翻滚,后半截则原地扭动,断裂处钻出密密麻麻数量惊人的小蜈蚣。
沙沙声遍地,黑色潮水向四周飞快铺开,声音之大竟是盖住了大蜈蚣的痛呼,看得廖文杰头皮一阵发麻。
太刺激,大脑直呼受不了,让眼皮赶紧阖上。
“剑化万千,无名无相,日月齐光!”
邪帝狂妻:腹黑廢柴七小姐 琉璃畫染
他急忙翻手挥下,嗜血的剑芒化作骤雨,从高空疾速坠落。锋芒所向,爆开一朵朵猩红火团,烧得大小蜈蚣齐声嘶鸣,随着肢体扭曲,发出爆豆一般的噼啪炸响。
黑色毒烟冲天而起,普渡慈航的徒子徒孙于火海之中留下一具具烧红的干壳,而它自己则因为剧痛激发凶性,二十多米的身躯弹跳至半空,血盆大口张开,朝燕赤霞扑了过去。
“轩辕神剑,驱妖伏魔!”
燕赤霞不躲不闪,手捏坚决,两指并剑直指下方深渊巨口。
金光暴起,所向披靡。
金色大剑凌空刺下,自大蜈蚣口中贯入,身躯切口断面射出,将这二十多米的庞大身躯钉在半空。
“吼吼吼!!”
大蜈蚣怒吼连连,口塞巨物无法发声,咆哮声变了味道。也因为这把大剑的缘故,它喷吐毒烟火焰一时失控,导致火光在口中爆开。
怒焰势头凶猛,顺着食道一路蔓延而下,使得它整个身躯自内而外焚烧起来,断面处更是像火箭一般喷射出十余米长的火柱。
“哼,作恶多端的妖孽,想死哪那么容易。”
燕赤霞冷哼一声,翻手压下金色巨剑,以一招剑化万千,分解出万千细小飞剑,在大蜈蚣体内直接炸开。
轰!轰!轰!轰————
红绿混杂的污血飞溅,大蜈蚣被凌空大卸八块,破碎尸骸燃着火光,被冲击气浪抛飞至四面八方。
庞大妖气骤然消失,隐隐之间,一道无声怨念也消失在天地之间。
“剑化万千,无名无相,日月齐光!”
“……”
强清霸世 老沈阳
“剑化万千,无名无相,日月齐光!”
“……”
混世聖尊 我咬月亮
在燕赤霞无语的注视下,廖文杰对着大蜈蚣残缺不全的脑壳连续狂轰滥炸,一边炸还一边放火。若是火势稍稍小了那么一些,立马开始翻掌掀风,一副从业多年的熟练模样。
和刚认识的时候一样,谨小慎微。
杀完妖,放完火,接下来就该捞……咳咳,正义之士,树德务滋,除恶务尽,眼下应当打扫打扫战场,防止漏下什么邪门的道具。
比如袈裟、钵盂、法杖、佛经什么的,蜈蚣精能拿来害人,其他心术不正者自然也能,廖文杰寻思着这里就属他最伟光正,于情于理都该交由他来保管。
燕赤霞不行,长得太凶,一看就是强盗悍匪,给他带在身上,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万一哪天降妖伏魔的时候,从兜里摸出一个金钵,隔壁的和尚肯定会以为是他杀人越货所得。
不妥!
“燕大侠,四下找找,这么大的行宫,肯定藏有暗格……”
……
另一边,左千户等人站在慈航大殿前等待,听得后山轰隆炸响,一个个紧张握住兵器。
不过片刻,数十条大蜈蚣撞开地砖爬出,凶猛朝他们扑去,一个个身长两米有余,嘶鸣之间伴随毒雾飘扬。
“风火雷电霝!”
知秋一叶双目放光,使出准备许久的道术,双手拍地,撑起大块大块的地基土方,将这数十条大蜈蚣顶上半空。
待得土方疾速坠下,他已经掏出了数十张符咒,双手挥舞朝四面八方抛出。
“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给我爆!!”
符咒燃烧火焰,半空之中首尾相衔,一条条火蛇飞舞,迎风而涨变作火龙,咆哮着向大蜈蚣们冲去。
唰唰唰!!
银色光芒瞬闪,一张刀光编织的大网迸射而出,半空之中穿过数十条大蜈蚣,将其斩杀至七零八落。
下一秒,火龙咆哮而过,将残尸焚烧殆尽。
“……”
知秋一叶笑容定格脸上,僵硬转头看向收刀的左千户,彼此都是留下来看门的沦落人,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知秋法师道法高明,左某佩服不已。”
左千户将两柄钢刀入鞘,双手抱拳,面露钦佩之色。
“啊,啊……行吧。”
知秋一叶无力垂下脑袋,片刻后想通关键,又恢复了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他知秋一叶,联手燕赤霞和廖文杰,大战假冒佛祖的大蜈蚣国师,经过三万回合的苦战,终于将其斩于剑下。
想想就开心,这牛批能吹上一辈子,这次历练完回山,就一天八遍说给师傅听。
轰隆隆!!
后山震动声越发响亮,众人耳边听到一声凄厉哀嚎,紧接着便是火光腾腾,照亮了半个后山。
“妖气散了!”
知秋一叶嗅了嗅鼻子,踩着地上碎成两半的牌匾,冲入慈航大殿前殿。
“知秋法师,不要心急。”
左千户抬手阻拦,没能拉住火急火燎的知秋一叶,见四周荒山黑暗无边,唯恐危险变故突至,护不住百十号人,挥挥手让大家跟上知秋一叶。
前殿金碧辉煌,一众官兵冲入之后,望着满地金砖连连吞咽唾沫,趁左千户没注意,拔刀撬了一块塞进自己怀里。
有一有二就有三,很快,连傅家的家丁也加入了撬地砖的行列。
“放肆,谁让你们……”
左千户正欲呵斥,被旁边的傅天仇拉住,后者摇摇头:“人心贪念很正常,这里诱惑太大,你是拦不住的,小心点别炸营了。”
“可是,这都是朝廷的钱,岂能随他们肆意妄为?”
“他们能拿几个,很快他们就会知道,血肉之躯承受不住金砖沉重,别说带回家,带下山都难。”傅天仇连连摇头。
左千户无奈,心有不甘也只能放弃。
官兵们在前殿撬金砖,左千户和傅天仇快步走到后殿,同行的还有知秋一叶和傅家姐妹。
“这,这是……”
皇家小地主 脚滑的狐狸01
几人望着满殿盘坐的文武百官,皆是目瞪口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
“赵大人!李侍郎!怎么你们不在京师,却来了慈航大……”
傅天仇脱口而出,话到一半冷汗直流,想起廖文杰和燕赤霞的对话,当场双目赤红,胸膛剧烈起伏。
报君以倾城
如果是真的,眼前这些官员,怕是已经遭了不测。
“妖孽祸害朝堂!祸害苍生!”
錯生愛 猥瑣大爺會唱歌
獨家星婚 五月梅子酒
傅天仇快步上前,欲要亲手检查,心头留有一丝侥幸,希望官员们只是昏迷,并没有被掏空身体。
絕世仙華
没办法,数量太多,朝廷损失不起。
这里大半官员,傅天仇都在朝堂上见过,武官那边他不甚熟悉,只认识几个指挥使,文官这边就熟透了。
但凡见过的,他都能叫出名字,惊愕发现大殿里除了中枢六部的官员,还有都察院御史、大理寺少卿、翰林院学士、国子监祭酒,连太医院的院判都没落下。
最可怕的是,里面还有三五个望之眼熟的太监,都是皇帝身边的近臣。
不说一网打尽,至少朝堂上的一半官员都在这里,若是这些人死了,真可谓伤筋动骨。
“李侍郎!李侍郎!?”
好比傅天仇面前这位礼部侍郎,两人在同一部门任职,虽分属不同派系,平日里没少明争暗斗,可傅天仇深知他的本事,发自肺腑希望他还活着。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李侍郎一碰即到,身躯软弱无骨,泄了气一样瘫软在地。
左千户拉住伸手欲扶的傅天仇,一把钢刀在手,从李侍郎衣服中挑出一条拇指宽的蜈蚣。
啪叽!
左千户一脚踩死蜈蚣,缓缓将李侍郎翻过来,顿时皱着眉头不敢再看。
一身衣服一张皮,官居三品的礼部侍郎,只剩下一副躯壳,别说五脏六腑,连骨头都没了。
凉透了!
“嘶嘶嘶————”
跟上前凑热闹的知秋一叶打了个寒颤,太冷了,本就觉得这间大殿阴气冲天,现在再看,仿佛到处都是厉鬼冤魂。
————
“不说他们都是忠良之辈,但官居高位,各个文治武功不俗,成了妖魔果腹口粮,还被抢了人皮,着实可惜可叹。”
傅天仇眼角模糊,同时还有点小窃喜,因为他看到了几个死对头的面孔,表示这些人都死了。
刚高兴没多久,他更加难过起来,朝堂之争自古有之,历朝历代皆无法豁免,人死为大,幸灾乐祸着实不该。
而且,此情此景,谁又能知道,和他斗来斗去的究竟是人还是妖。
青春青涩档案之大学
“傅大人,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后山火势凶猛,得赶快把各位大人的遗体搬出去。”左千户左右横跳,将百官身上的蜈蚣挑出来踩死。
“对对,赶紧把尸体搬出去!”傅天仇停下伤怀,让两个女儿赶紧过来转移尸体。
“……”x2
近身高手
爹爹一定是哭糊涂了,再怎么说她们也是女孩子,看着满殿空皮尸囊,没吐出来算吃得少,哪有胆子近距离接触。
“千户大人、傅大人,我们在前殿发现一样可疑物品,还请两位赶快移步。”一名官兵快步冲到后殿,望着满屋百官,顿时愕然愣在原地。
“是什么可疑物品,怎么可疑了,在哪?”
廖文杰一个闪身从墙壁暗道跑出,手里握着一把降魔杵,脸上写满了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