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6t0精品言情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第二十五章 宴會戰爭·柔弱的白乙姬熱推-qqbto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原来是这样。”克劳恩皮丝听了白乙姬相当详细的解释,恍然大悟,“也就是用川木复活的你,已经给神树吃掉了吗?但在此之前对希罗尼使用了‘器’和复活魔法加速复活?等等……不对,时间上还有点——”
“呵,吾有说神树要吃掉的一定是活生生的大筒木吗?”白乙姬发动秘术【大暗黑天】,从里面倒出一具白乙姬的尸体。
一品毒妃
克劳恩皮丝有些不解:“可你之前死亡时的尸体不是蒸发了…………”
“那是用极乐之匣里的查克拉实体化做的,不是真正的身体。而且——”白乙姬顿了一下,有些颤抖,似乎心中涌出了很不好的心情,“其实也神树没必要将完整的大筒木全部吃掉,找不到适合‘器’的人的时候,只要献上部分身体也足够,只是那样神树结出的果会多少差一些吧。这就是大筒木搭档的意义,可以在其一死亡和虚弱的期间,看护种下的神树或照顾搭档。然后,小浦浦背叛了,在那个世界找不到合适的‘器’,首先献上大部分身体而变得虚弱的是吾,可他……没有实力将吾做成果实,却竟然趁机把吾剩下的身体如同炼丹一样炼成了武器!”
说到这里,白乙姬抱着双腿的手微微颤抖着紧绷了起来,在礼服上留下了深深的褶皱。
“也就是,辉夜对付一式,除了和那个世界土著的情感关系,也有这方面原因吗?”克劳恩皮丝问。
“哼,吾才没关心过小辉夜的情感故事。”白乙姬的表情更不好了。
“……我想也是。可你们本家还允许这类事情发生啊。”克劳恩皮丝继续追问,趁着现在白乙姬强制喜欢自己后,新的心理防线建立起来前,打算问到底。
白乙姬突然爬着靠近了克劳恩皮丝,盯着她说:“你这句话认真的?这是值得惊讶的事情吗?”
“啊?诶?为什么生气了?”
“难道不是吗?吾之一族可是在必要的时候化为查克拉果实和丹药等东西,将力量托付给同族的。临死前,为了同伴同族的将来而献出生命的一切,在大筒木眼中也是高尚情操。这是最有利于吾等力量传承和壮大的选择,只不过——就算有谁主动杀死其他同族吞噬,只要说对方犹豫某些原因濒死不得不托付力量给他就万事大吉了!没留下‘器’就死无对证!而且也不会在意,只要该传承的传承下去就没问题。吾本来觉得也没什么,直到被做成那样的轮到吾。”
说着,白乙姬把克劳恩皮丝吓到了,白乙姬渐渐变得一副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趴在了克劳恩皮丝身上。
“拜托了,都对吾做了这样的事情,就……救救,吾。已经撑不下去了……呜呜呜呜,不管怎样设法研究新的世界法则和力量,怎么提升都逃不出去,每当吾想要从这些凡胎俗骨的下等生物身上找回作为大筒木的优越感,想要将他们当成和苗床和道具一样的东西看待,就会情不自禁想起吾在虚弱的时候无法反抗地被做成武器(红光鱼竿)供他挥舞、做成容器(红光鱼篓)被填满身体,梦魇挥之不去。为了同伴的将来献出生命是什么?漂亮话大家都能说,可亲身体验真的糟糕透了!吾不想死!不想死成那样!呜呜,呜呜呜呜……救救吾,吾到底该怎么办?做什么人才好啊…………”
“【透明化[Invisibility]】,【寂静[Silence]】。”
克劳恩皮丝按下白乙姬的脑袋,施展了魔法。
白乙姬的哭叫完全没有掩饰,有些凄惨的声音传到热闹的会场里,一时间有人到窗边查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克劳恩皮丝维持魔法的时候思考了起来:“怎么办?大筒木变这气氛怎么接下去?”
正好,白乙姬几乎爬过来的姿势让衣冠多少有些不整,礼服的敞口该看见和不该看见的都看见了。
花心有罪 寄秋
“你……内衣式样还真够厉害啊。”克劳恩皮丝吐槽一句,同时也是非常认真的评价。
“…………”白乙姬果然给雷到了,僵了一下,支起身子整了整领口,说,“吾过去不屑与下等生物共舞,没有用阴阳遁生成这种礼服的经验,作为容器的希罗尼又是男性,所以这些都是卡特莱娅帮忙弄的。”
“啊哈哈,毕竟那家伙给教育得很色啊,会选这式样给你也不奇怪,啊哈哈哈。”克劳恩皮丝笑着推推白乙姬。
“其实吾一直有些奇怪。”白乙姬低头看了看领口里面,问,“为什么明明同吾过去管理的世界中世纪到工业革命时期的文化,却都有二十世纪才出现的比基尼一般的内衣裤式样呢?”
“…………”克劳恩皮丝要怎么回答这种问题呢?该不会是带货玩家推广的兴趣吧?
炎龙军魂
一品 田園 美食 香
白乙姬恢复了冷淡和坐姿,平静说道:“抱歉,文化的事情吾涉猎或许还不足才做出这种评论,连同刚才的事情,一起忘了吧。”
“没事,我已经拍下来了。”克劳恩皮丝笑着,拿着一颗能封印影像记录魔法的宝石晃了晃。
“哼,”白乙姬用袖子遮住微红的脸,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这次真的只是给我展示一下这个世界的下等生物如何崇拜你吗?没有需要摊牌和揭露的事情?”
“算是吧,嘻嘻嘻。”
“那群下等生物,里面混了不怀好意的家伙。”
拯救中锋姚明
“注意到了啊,这种事情常有的,全部在意就没完没了啦呀。”
“嗯,那种小虫子只要没有嗡嗡响烦人,确实不值得动手。”白乙姬坐了起来,走到屋檐边上,“宴会可结束?”
“还没。”克劳恩皮丝叫住了白乙姬,“知道的吧,下等生物为了追求优越感的交际,即使毫无意义、毫无营养的事情,他们也能折腾很长时间。不过为了我的面子,给我再回去待一会儿。”
女尊之三岁王女乱天下
说着,克劳恩皮丝还用手指在白乙姬的掌心中抠了几下。
见白乙姬没反应,就模仿调戏者一般在她手上揉搓了一番。白乙姬可是今晚推倒预定,一步步碰碰白乙姬的反应好了。
但她依旧没有什么特别反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