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mga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鎮國天醫 ptt-第356章 我真的有個爸爸-o51ou

鎮國天醫
小說推薦鎮國天醫镇国天医
眼看着李欣怡因为一连串的事情,就要发火。
叶一凡觉得头很大,立刻转移目标,对着叶诗诗问道“诗诗,快告诉你妈妈,到底因为什么事情,你才打人家?”
“爸爸……宋雨辰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说我有爸爸,可他还是说,我一气之下就打了他。”
叶诗诗委屈的解释道“我难道没有爸爸吗?”
“我爸爸,不就在这里吗?”
“他凭什么说我没有爸爸,凭什么说我是个野孩子?”
听到叶诗诗这话,叶一凡当场眼睛红了。
差点流出了泪水。
心里的愧疚,和疼痛感,让叶一凡难以平静。
“对不起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
下一刻,叶一凡紧紧地抱住了叶诗诗,一滴眼泪滴落在叶诗诗的头发上。
就连旁边,打算粗暴教育的李欣怡,听了这些话,亦是愣住了。
叶诗诗才是个幼儿园中班的孩子。
可是她渴望有个爸爸,有个完整的家,就这么点小小的愿望。
这自然也是孩子最纯真的愿望。
同时也是叶诗诗心里面最大的逆鳞,她怎么能容许别人说她没有爸爸呢?怎么能容许别人说她是野孩子呢?
任何孩子,只怕都不能容忍这些。
被叶一凡紧紧的抱在怀中,叶诗诗眨了眨眼睛,随后回头看向李欣怡,问道“妈妈,我有爸爸,我真的有爸爸,我没有错,我不容许别人说我是个野孩子,如果你也觉得我错了,我就打我吧,我真的有爸爸……我没骗人……呜呜……”
说着,叶诗诗自己就哭了。
李欣怡立刻泪如雨下,上前拼命的抱住叶诗诗,哭道“孩子不哭了,是妈妈错了。”
“我有爸爸的,我不是野孩子……呜呜呜……”
叶诗诗拼命的说着,似乎很想证明这一点,很想很想。
“对不起,你有爸爸,妈妈知道了,咱们家诗诗是最懂事的,不哭了……”
李欣怡抱着叶诗诗痛哭,鼻涕都流下来了。
将叶诗诗带回家中交给了李博缘,叶一凡红着眼睛,站在门口,念念不舍的看了看,准备离开。
“叶一凡,你……”
李欣怡叫住了叶一凡。
“什么事?”
似乎就在等李欣怡,叶一凡立刻回头问道。
“没……没什么事……”
李欣怡支支吾吾的说道。
血族王妃 妃菲
“哦……好,那我回去了。”
叶一凡有些失望的说道。
“等,等一下……”
李欣怡再次叫住了叶一凡。
“要不,我们谈谈孩子的事情?”
叶一凡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这也是李欣怡想说,但没能开口,几次犹豫着,叫住叶一凡的事情。
知味 記
“那……那就谈一谈吧……”
李欣怡点头,看了看叶一凡,说道“我们出去谈。”
“好。”
叶一凡立刻答应。
两人也没走远,来到了楼顶。
站在楼顶之上,俯视下面的小区公园,公园里很多孩子在爸爸的带领下玩耍,很是开心。
藏 經 閣
看到这个情景。
两人同时开口。
“其实……”
“诗诗她……”
同时的开口说话,让两人觉得很尴尬。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同时开口。
场面再度陷入了尴尬之中。
沉默了一会儿。
我老公最大牌 落果果
李欣怡说道“还是我说吧。”
“好。”
叶一凡点头。
“诗诗的事情,我考虑过很久,她最大的理想和愿望,并不是要什么玩具,也不是要在去游乐园玩,她想要有个爸爸,有个完整的家庭……这件事,也是我一直思考的事情……”
李欣怡说着,看了看叶一凡,摇头道“我曾经也想过,尝试着贪念爱,尝试着找个人做诗诗的爸爸。”
“可最后我发现我很抗拒,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诗诗……”
“万一诗诗不满意怎么办?”
“万一,那人不是诗诗的亲爸爸,不喜欢诗诗怎么办?”
“我纠结了很久,以至于,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
“但今天这件事,对我触动很深,尤其是诗诗对我说‘我真的有爸爸,我明明有爸爸’。”
“她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都快碎了……所以……”
李欣怡看向叶一凡。
叶一凡立刻咽下一口口水,等待着李欣怡接下来的话。
“所以,你……”
李欣怡的话硬是在喉咙里,依旧无法出口。
“为了孩子,要不,我们……”
叶一凡主动的看向李欣怡。
“怎么样?”
李欣怡紧张的问道。
接下来的几个字,两人明明都很清楚,可都说不出口。
他们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果是前夫或者前妻的关系,为了孩子,早就可以复和了。
千不看万不看,也要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可他们并不是啊!
“为了诗诗的幸福,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看……”
叶一凡问道。
“试一试吗?”
李欣怡紧张的问道。
超凡入圣 冰道
“对啊,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叶一凡看着李欣怡,两人说话,总是差了几个字,因为那几个字说不出口。
“可……可是……”
李欣怡忽然很是犹豫的说道“可是,你是我姐夫……我们……”
“也……也对……”
叶一凡第一次说话结巴了。
无法言语。
人类的感情,也许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没有之一。
“那我们……”
弟弟的婚礼 艾雯
李欣怡再次看了看叶一凡。
话只能说到一半,另一半,彼此有数,但说不出口。
“要不,等等看吧……也许诗诗也能适应现在的生活呢。”
生死聚焦 高冷的沐小婧
農家 子 的 古代 科舉 生活
叶一凡看着李欣怡说道。
他的意思是保持现状,不需要更进一步,反正爸爸和妈妈就在叶诗诗的身边。
李欣怡当然也能理解。
“好……好吧,那就先这样了……”
李欣怡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叶一凡,说道“要不,你以后每天下班,都来这里,多陪陪诗诗?”
“好啊。”
叶一凡立刻答应。
“那就好。”
李欣怡点头,两人站在天台上,气氛很微妙。
因为两人站得很近,可两人之间,却有一种隐形的距离,那是天涯海角的距离。
明明站在一起,可却隔着天涯海角,一般人是无法体会这种感觉的,何况两人心里都有一种难以阐述的感情包袱。
那,好似一座山!
两人再次站在天台上,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叶一凡忽然脱下外套,给李欣怡披上,说道“天冷了,回家吧……”
“不是回家,是去我的家!”
李欣怡纠正道。
末世重生之重归于郝 暖荷
这话很直接,但也是体现了李欣怡的心理状态,她很在意,很敏感这一些微妙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