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gi精华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龍血大廳閲讀-rl5jz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从孵化间出来的时候,穿过走廊上的宽大落地窗照射进来的阳光已经变成了橘红,高文来到一扇窗前,看到临近黄昏的天光正渐渐弥漫在城市的街头巷尾,远方高耸的魔能广播塔沐浴着天光,塔尖上的魔能方尖碑在反重力装置的作用下漂浮旋转着,经过精确切割的晶体表面不断折射着瑰丽的夕阳,而在高塔之下,是依旧繁荣,且每天都变得更加繁荣的城市。
这是他亲手打造起来的城市,也是成千上万的建设者打造起来的城市,它傲然挺立在黑暗山脉的脚下,一砖一石都坚实稳重,承载着聚居于此的人们所有的希望和生活。
但从某种意义上,这座城市其实仅仅伫立在人们的“观察世界”内,它能被触碰,能被抵达,有着独属于自己的色彩、质感甚至气味,但这一切都只是覆盖在真实宇宙上的一层“映像”……而在这层映像之下的真实宇宙,对这个世界的凡人而言至今仍无法触及。
空间之黛玉嫁到
高文轻轻呼了口气,将心中弥漫起的那种毫无意义的虚幻感和疏离感慢慢排解出去,并略有些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
这种近乎哲学领域的问题……思考多了果然是会让人心理出状况的。
熟悉的气息出现在感知中,高文转头望向气息传来的方向,在落地窗旁的光影交错间,他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轻灵地从空气中跳了出来,同时一边落地还一边用眼睛上下打量自己。
“一过来就看到你在走廊上思考人生啊?”琥珀看着高文的眼神中充满狐疑,并且熟练地用着高文教给她的古怪词语,“怎么着?和龙神谈了半天,感觉你整个三观都好像重组了一遍似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露出这种模样。”
血战天星
高文回忆了一下自己从恩雅口中听到的那些东西,脸上露出一丝复杂莫名的笑容:“三观重组么……这么说倒也没错。”
“……哇,”琥珀瞪大眼睛夸张地惊呼起来,“这……能让你都感觉三观重组?!那看来龙神果然不是一般的蛋,我跟你身边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在三观上战胜你的。”
“你这算是夸奖么?”高文拿眼角余光瞟了这个精灵之耻一眼,“而且不是一般的蛋是个什么形容方式……你要不试着在恩雅面前这么说说看?”
琥珀认真想了想,衡量着自己和一颗蛋之间的战斗力,脸上竟然露出有点跃跃欲试的表情,但好在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她的行动力——她怀疑那个曾经是神的龙蛋哪怕只能在地上杵着,也能通过“不可名状的神力”把自己拍在各个地方,于是只好悻悻然地摆摆手:“别在意这些细节问题……话说你们到底谈什么了?竟能让你露出这种表情?”
胭脂 淚
高文略有些戏谑的表情重新变得严肃深沉起来,他看着眼前的“半精灵”少女,对方那大大的琥珀色眼眸中充满了好奇以及一点担心,在几秒钟的沉吟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远方正在渐渐坠向地平线的辉煌巨日。
(快快快,祝我生日快乐!)
“看到太阳了么?”他随口问道,“它现在看上去是什么模样的?”
“太阳?”琥珀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理解高文为何突然问这么个问题,“还能是什么模样……一个橘红色的大火球?或者一个缠绕着云雾而且会发光的大气球?反正学者们是这么说的……话说这个问题跟你今天与龙神讨论的事情有关系么?”
高文没有回答琥珀的问题,只是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是啊,橘红色的大火球……但或许在某些时候,在某些个体的眼中,它便不再是这副模样……”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琥珀挠了挠头发,“不过我倒是听桑提斯讲课的时候提起过类似的知识,他说许多鸟类的眼睛和人类或者精灵的眼睛结构不同,它们所看到的事物颜色也不一样,甚至还能看到许多人类无法用肉眼看到的东西——它们眼中的太阳可能是绿色或者紫色,而在我们眼中晴朗空旷的天空在它们眼中可能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魔力漩涡,有些鸟甚至会因为神经疾病而被旋涡迷惑,在空荡荡的天空不断盘旋,直到累死……”
“哦?”高文颇感兴趣地扬了扬眉毛,“是这样么?”
“当然啊,”琥珀说着,摊了摊手,“不但有,而且还有一些比较迷信的猎人会把这种在天空盘旋至死的发疯的鸟叫做‘厄运鸟’,他们将那当做不吉利的兆头,如果进山前看到厄运鸟的话他们甚至会干脆放弃掉一天的捕猎,以防和那些鸟一样‘被看不见的妖灵迷惑而困死山中’,不过现在许多人都知道了,那只不过是因为天上的鸟看到了人类看不到的东西而已……”
琥珀兴致盎然地讲述着她学来的新知识,高文的心绪却在这个半精灵絮絮叨叨的讲述中莫名平静下来,他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从本质上,“厄运鸟”和恩雅所透露的“陷入错乱的宏观观察者”现象并不是同一种东西,但这二者却又有微妙的相似之处,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奇妙和巧合。
等到琥珀终于叨叨的差不多,高文才出声打破沉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啊,光顾着闲谈,正事都给忘了!”琥珀顿时一拍脑门,赶紧回过神来,“我们收到了北港传来的联络,塔尔隆德将派出一名常驻大使以及若干外交官员留在塞西尔,名单和对应的申请公函已经送来——大使是我们的老熟人,那位梅丽塔·珀尼亚小姐。”
“常驻大使……看样子塔尔隆德那边终于渐渐走上正轨了,”听到琥珀带来的消息,高文反而没有丝毫意外,只是若有所思地轻声说着,“梅丽塔么?倒是和我预料的差不多。”
“根据‘轨迹’情报线那边传来的消息,提丰方面也收到了塔尔隆德的正式建交公函,另一批常驻大使也将于近期抵达奥尔德南,不过日期上比我们晚一些,”琥珀又接着说道,“此外,我们派往大陆北方的情报干员传来消息,圣龙公国当局正在采取一系列涉及到塔尔隆德的舆论引导,其国内风向正逐渐发生变化,龙裔们正在重新审视自身与纯血巨龙的关系,原先的‘放逐’说法正在逐渐被官方淡化。按我这边的判断,这应该是塔尔隆德与圣龙公国关系正常化的‘预备’。”
一边说着,这个日渐成熟的情报头子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唉,上次见到玛姬的时候就看见她在花园里发呆,看上去龙裔们对塔尔隆德的感情确实挺复杂的……”
最强红包群
消失的魔法师
听着琥珀发出的感慨,高文的心思却飘向了另一个方向,他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恩雅与自己说的那句话:
“你认为,如今的‘圣龙公国’是第几个圣龙公国?”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思绪重新收拢,出声打断了琥珀:“别忘了知会赫蒂一声,让她为迎接常驻大使做好准备工作——不光是塔尔隆德的大使,今后很快我们还会迎来更多国家的使者,看样子使馆街那边很快就需要再次扩建了。
十宗罪2 蜘蛛
“另外,去通知瑞贝卡,准备召集研究魔潮与神明领域的大师级学者,我们要进行一次会议,我有些事情要公布。”
琥珀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什么,她抬起头,目光在探寻中与高文的视线相交,两秒钟后她便郑重其事地低下头来:“我明白了。”
“我还以为你一定会追着问些什么,”高文忍不住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这么痛快可靠的样子可不像是你平常的行事风格。”
琥珀顿时翻了个白眼,与此同时身影已经渐渐在空气中变淡,唯有越来越缥缈的声音传入高文耳朵:“我也是会成长的好么……”
……
毒婦 難為
当流火座渐渐上升至天空的高点,寒意终于从整个大陆的所有角落退却,即便是在极北方的群山之巅,冰雪覆盖的区域也收缩到了一年中最小的阶段——龙临堡仍旧骄傲地挺立在最高的山上,围绕堡垒周围的积雪却已经退至山峰的最高点,从城堡高高的露台看下去,覆盖着岩石与泥土的山体表面正在泛起绿意,顺着山势向下延伸,绿意愈发浓郁,一路蔓延到了远方的城市、乡村和旷野。
龙血大公巴洛格尔转身离开了露台,穿过连接着露台和主城堡的小廊道和石拱门,越过那些熊熊燃烧的魔法火盆和古朴庄严的龙印石柱之后,他来到了龙临堡的最深处,安置御座的大厅中。
紫 魅
將軍 家 的 小 娘子
他最信赖的廷臣,戈洛什·希克尔与尤金·那托许正站立在御座两旁,而除了这两位深得信赖的廷臣外,整个御座大厅中此刻空无一人,原本应在此地侍候的卫士和仆从们皆已被屏退。
“陛下,”须发皆白、身穿斜纹白袍的尤金·那托许上前一步——尽管巴洛格尔名为“龙血大公”,但在他所统御的公国中,他的称号便是“陛下”,“通往下层的道路已经激活,龙血议会正在等待您的到访。”
“知道了,”巴洛格尔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目光扫过两位廷臣,“这次,你们跟我一起去吧。”
“陛下?”戈洛什·希克尔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今天并不是……”
“我要去无名龙冢,看望那里的老朋友们,”巴洛格尔轻声说道,“你们和我一起来吧。”
两位廷臣下意识地对望了一眼,随后眼神沉静下来,慢慢点了点头。
巴洛格尔不再言语,只是迈步走向御座后方——在这座看上去由巨石整体打造的、极为古朴威严的巨大座椅后方,立着一尊规模庞大的龙首雕像,它是这大厅中最庄严且有气势的“装饰物”,而在龙首像与御座之间的空地上,一片圆形的石板地面微微突出地表,其边缘装饰着淡金色的线条纹路。
在沉默中,龙血大公和两位廷臣站在了这圆形地面的中央,片刻的等待之后,一个声音从后方的龙首像内传出:“升降梯……下行,目的地,龙血议会。”
一阵轻微的震颤随之从脚下传来,装饰着淡金色镶边的圆形地面震动了一下,便开始平稳地向下沉去。
巴洛格尔心中不禁有些感慨:在欧米伽离开之后,太多先进的自动系统都因网络中断而变成了废铜烂铁,唯有这些“老东西”,因为使用了过时的技术反而显得无比可靠。
戈洛什·希克尔和尤金·那托许两位龙裔廷臣则没有那么多感慨,他们只是带着庄重的表情,在沉默中随着平台一同下降。整个升降梯沉入了一座极深的竖井,它很快便越过了龙临堡的主建筑、一层地板甚至下方的地基,但整个下降过程仍未停止,而是向着这座古老高山的山体深处继续前行。
竖井中,自动感应的灯光逐一亮了起来,光芒照亮了圆形内壁上那些古老的、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翻新维护的结构。竖井的最上层材质还呈现出石头般的质感,但随着高度不断降低,井壁已经开始呈现出明显的合金结构,那些与井壁融为一体的导向凹槽、能量导管以及运转中的钢缆、轴承在灯光中一闪而过,在升降机运转的机械摩擦声中,一种来自地下深处的嗡鸣声渐渐变得明显起来。
终于,伴随着一阵晃动和一声闭锁装置激活的咔咔声,升降梯在某一层停了下来,那个生硬死板的合成音则传入三位乘客耳中:“升降梯……停止,已抵达,龙血议会。”
几声机械锁运转的响动之后,竖井侧壁打开了一道开口,昏暗的灯光映入了巴洛格尔大公眼中。
他率先迈步走出升降梯,在竖井之外,是另一座大厅。
一座位于山体深处的、外表看起来与地表上的那座“御座大厅”几乎一模一样的大厅,其结构仿佛就是地表那座大厅的翻版,甚至连每一座立柱、每一面墙壁和穹顶上的纹路都完全相同,而不同之处则在于,这座大厅中并没有那张巨大的石质御座以及龙首像,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圆形的高台,高台与地面之间以陡峭的石梯连接。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这座几乎和地表的御座大厅完全一样的“镜像厅”中灯光昏暗,但随着巴洛格尔登上那座圆形高台,设置在此处的照明装置立刻自行启动了,明亮的灯光沿着大厅中轴线一路向尽头延伸,在陡然降下的明亮光辉中,排列在大厅两侧的一个个庞大阴影随之清晰起来。
那是二十二个由机械、管道、人工神经束和少量生物组织交缠而成的龙首,大量从穹顶垂下的机械臂和管道线缆将他们固定在距离地面大约一米高度的半空,每一座龙首下方又有圆形的平台,那平台的外壁是某种来自古代的金属,其顶面则是透明的水晶,有仿佛血液般粘稠的液体在平台内部缓缓流动,在那粘稠的液体深处,只隐约可以看到结构复杂的机械泵和管道系统——正如心脏般持续跳动。
修仙之纨绔全才 诺言不咸
(快快快,祝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