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i9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09章 這是對不列顛的野望看書-dbine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没有航行太久,留里克一行平安抵达奥斯坦的瓦斯荷比农场。
留里克的手掌尽力遮着阳光,第一眼看到这里,他只觉得此地的寒酸。
此处有大量的木质长屋,少数屋子倒是有石头堆砌而成的墙,但它们整体的简陋显而易见。
长船停靠一处小码头。
“看来,你的家族拥有很多船只啊。”留里克随口便说。
“不。罗斯的留里克,你看到的长船,大部分并非我的族人。”
豪门骗嫁:腹黑总裁步步谋婚
“那是什么人?他们的船只为何在你这里。”
“只是朋友。他们,都是瓦斯荷比的主人。”
留里克有些奇怪,好在随行的弗洛基做了简单解释。因为瓦斯荷比,本身就是一群小家庭聚在一起而组成的村落,而奥斯坦一家是这些人中最有声望者,其本人正式这一村落的村长。
随着留里克的登陆,他踏在青草地上,很快便亲眼看到了整个村子的概况。
大量的简陋房舍被稀疏的松树、橡树林遮掩,当然许多房舍本质好似帐篷,躺入不是有人进出实在看不出那是房子。
那些人们见得奥斯坦回来了,不少人笑嘻嘻地走出家门迎了过来。
怎么还有一些奇怪的访客?
他们穿着独特,似乎和那艘进入峡湾的大船有着莫大关系?
人们对外乡人保持着应有的谨慎,留里克亦是略微勾头,以眼角扫视着围上来的民众,估测其数量与构成。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奥斯坦伸出手致意:“都不要紧张,这几位是罗斯人。尤其是这位,年轻的留里克,是我们的贵客!”
说罢,这位老家伙又拍拍留里克的肩膀:“朋友,今晚就留在我这里借宿吧。我正好与你谈谈那件伟大的事。”
“我并不反对。不过,此事你需要派人知会首领。”
“我这就差人去办。”
一批松枝燃起烈火,一只小羊被剥皮炙烤。
瓦斯荷比迎来了贵客,奥斯坦决定烤上一只羊招待留里克,已让自己简朴的家园更显得体面。
本地人饲养的牛羊数量非常有限,这些牲畜要时常吹着来自大西洋的风,又在西部海岸上琐碎的草甸觅食,恶劣的自然环境让瓦斯荷比几乎成了放牧禁地,然住在这里的人们仍在艰难求生。
因为峡湾中最好的那些聚居区已经人满为患,不堪拥挤的人们只得到母港附近的区域开辟新的定居点,或是背叛部族去给卑尔根人“打工”。
随着一切都安顿下来,直到留里克亲自进入到村庄的宴席,留里克这才完全明白,瓦斯荷比相对于整个巴尔默克部族,就是半游离的定居点,就相当于罗斯人的罗斯人母港与墓碑岛的关系。
瓦斯荷比的那些身强力壮的十多个男人,皆在奥斯坦的号召下进入到灯火通明的那最大的房舍里。
此房舍并非长屋,以留里克看来,这就是以巨大的永久性帐篷。接近于圆形的木头墙壁上安装了巨大的木质“蘑菇头”。其中心有个孔洞,从而在室内点燃篝火,废气皆从孔洞游离。
留里克身份高贵,自然有权享用油滋滋的烤羊腿。甚至是耶夫洛在内的三位罗斯战士,他们散发的英武之气令人佩服,自然也成了座上宾。同样的,诺伦和弗洛基身为首领的两个孩子,奥斯坦亦要给予礼遇。
其实当奥斯坦看得诺伦与留里克的亲昵,一种难以明说的失落感就笼罩其身。
小儿子埃斯比约恩本已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他有心等到诺伦长大,接着带着小儿子去提亲。现在,一切的计划都泡了汤,不过自己也绝不亏。
留里克这位来自大海的男孩,其故乡竟是山脉东方的海洋。
虽然这非常的难以置信,现在来看,罗斯人拥有梦幻的大船,自然可以进行极远距离的航行。
众多的壮汉聚在一起,他们还都佩戴者剑与手斧,一双双眼睛都不时的瞄一眼自己,这顿饭留里克吃得真是不自在。
直到奥斯坦看得留里克啃了半个小羊腿,终于开腔:“该谈谈正事了!留里克,你瞧,我们瓦斯荷比最勇敢的男人都聚在这里。”
“好吧!谈谈正事。”
留里克轻轻放下肉食,他看看左右自觉再不需任何遮掩:“奥斯坦,我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试图冲进所谓的世界尽头之海,你们要找寻新的家园,去建设一个更好的瓦斯荷比。”
传奇之神临天下 疯子不疯
“不错。爽快!你……觉得我们能行吗?”
被猛然一问,留里克稍稍愣住:“这是我的问题吗?明明是你们的问题。你有信心,就带着朋友们远航。所以,你到现在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的确,因为向西方航行,或是被海怪吞噬,或是坠入世界尽头之深渊,没人知道那里有什么。我知道一些勇敢者试图远航……”
“然后呢?”留里克问道。
奥斯坦绷着脸摇摇头:“无人生还。”
在大洋中航行当然要面对太多的凶险,至少波罗的海的水文状况是比大西洋好太多。
留里克轻轻后仰身子:“所以,我能为你做些什么?言语上鼓励?还是提供更直接的帮助?”
“我们……我……”奥斯坦持续犹豫了一阵子,终于提出了瓦斯荷比一伙儿琢磨一夜的渴望:“我想购买你们的大船。”
“购买?”奥斯坦的提议立刻令留里克振作,毕竟有关买船之事,留里克已经和比勇尼有了口头的约定,故即便是买船,那也是把新船卖给首领马格努特。
“对!一般的长船也许难以抗住海上的波涛,但是我们拥有一艘大船,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留里克不想反驳奥斯坦的奢望,阿芙洛拉号是仿造卡拉维尔的船只,哪怕将她升级为上千吨排水量的盖伦型船只,遇到海上台风,仍是抗不过滔天巨浪。那个位面免的蛮牛哈尔西,可是为了赶时间,带着整个舰队硬闯台风,哪怕是三万吨的钢铁航母,也仅能靠自己巨大的体型硬抗,为此也搭上了八百水兵的命。
重生星云天地 黎明守望者
说实话,就算是有新的大船,留里克也不想卖给这群人。并非他有着战略上的担心,而是这群家伙根本就是买不起。
面对留里克的犹豫,奥斯坦催促道:“朋友,你至少给我一个价码。”
昨日的情事微涼
“好吧。”留里克长呼一口气,“最少两千磅的盐。”
此言一出,整个房舍窒息了。
奥斯坦沉静半天最终憋出一股苦笑:“两千磅的盐?这……太疯狂了。我们瓦斯荷比必须用上好多年的努力,才能制作这么多盐。”
留里克耸耸肩:“可是我看到,你在购买我的铁器可是非常爽快的。”
锦衣风流
“那不一样。我要武装我的朋友,我们要组织一支武力探险队,武器哪怕是大价钱也是要支付的。再说了,你们罗斯人的铁器质量极好,我真是大开眼界。”
“哦。实不相瞒,关于一艘大船售价折合二百磅的银币,这其实是卖给朋友的最惠价。如果我要认真起来,卖给你四百磅银币都是合情理的。你以为呢?我们要经历二十天的持续航行,要横穿丹麦人的封锁线,必要时候还要进行战斗,这才把船开到你们的港口。为了这次航行我也是九死一生。”
留里克说的完全是事实,而在奥斯坦等一众人看来,罗斯人根本就是在买大船问题上施行实力劝退。
“可是两千磅的盐,太疯狂了。为了买你的的这一批铁器,我们瓦斯荷比已经卖给你了一整年熬煮的盐。”
“你们一年仅能制造一百磅盐?”留里克猛地探着脑袋追问。
“如果努力一下,也许可以到二百磅。你瞧,我们最快也得十年时间,才能买到一艘你们的大船。”
“那是你们太穷了!”留里克猛地拍打桌子,事到如今有些别在心里的不客气的话,他终于嚷嚷了出来。
“奥斯坦!”
“在。”
留里克言语不再修饰任何敬语,他伸着手指向西方的位置:“你们知道不列颠吗?那座大岛就在西南方向。你们以为西方的大海是世界的尽头?我告诉你们,什么深渊什么巨大海怪,全都是懦夫的臆想。懦夫不敢出海,于是编造一些谎言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你们要是信了,那就是蠢货。”
奥斯坦一把年纪,被一个崽儿训斥他如何能忍?但他憋住了,只因留里克的话语提及了一个非常奇妙的结论。
“我们都知道不列颠的存在,卑尔根的家伙们去那边抓了不少奴隶,也抢了很多金银。可是我们一路向西,如何抵达不列颠?”
“你们……以为不列颠仅仅是一座小岛?它的长度比巴尔默克到卑尔根的距离还要长。你们现在非常贫穷,可是我看到的是一群勇士。”说着,留里克索性站起来:“我可以保证,你们向西航行必能找到陆地,你们可以在更舒服的地方建立新的定居点。而我,本也有意操纵大船向西方的海域探索。因为,我得到了神谕。”
留里克拍着胸膛,那一句“我得到了神谕”实在震慑了奥斯坦。
“向西航行,我们会遇到一些岛屿,那里或许可以定居。如果我们离开港口转向西南,一定可以找到不列颠的最北端。”
听得,奥斯坦兴奋地拍案而起:“所以,你会帮助我们?”
“岂止是你们?我可不是仅仅来卖掉一船货物的。我来了,那就咱们两个部族携起手来,去做一件大事。”留里克干脆走近奥斯坦,抬头仰望这位老家伙:“难道你们不想像那些卑尔根一样,杀到不列颠攫取大量的财富?”
我和吸血鬼邂逅在都市
“想!我做梦都想。也许我活着看不到那一天,但是我的两个儿子、我的家人,还有我的朋友们,一定要在温暖的的地方种地牧羊。”
“那就跟着我干吧!”
“好啊。不过,我的瓦斯荷比全部的战士,包括所有的女战士,我只能集结起一支一百五十人的队伍,实力并不强。我不想单纯的在不列颠抢掠,我想定居下来。”
相比于一般的维京人,这位瓦斯荷比的奥斯坦的远征动机真可谓清奇。留里克仔细思索一番,猛地瞬间,他真正的意识到了,这群家伙是挪威人,虽然都是维京人,挪威维京人和丹麦维京人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各路挪威部落,比起劫掠,他们愿意去找寻新世界并作为拓荒者。
瓦斯荷比,以当前时代的标准,留里克确定她已经是一个中型村落。各维京部族,哪怕是一名少女有力气拿起斧头,那么她就被算做一个女战士。各部族可谓全民皆兵,而在瓦斯荷比这里,留里克看到了最朴实的“nodic式民主”。
这位奥斯坦,他在瓦斯荷比的地位就是一位全体居民的代言人而已。
在场的男人们都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的态度非常纯粹,所谓倘若罗斯大船要奔向西方探险,如若留里克有意找到不列颠并展开劫掠,那么整个瓦斯荷比的战士会划着长船,作为罗斯人的不要钱的佣兵参战。而一旦劫掠了不列颠的当地人,他们决定拿出一半的战利品,赠与罗斯人。
大家都是这样的态度,最后奥斯坦也在大力支持着。大家都开始起哄,只求听到罗斯的留里克肯定的态度。
“好的,看到你们如此支持我,我很放心。不过……”
“还有什么困难?”
留里克清清嗓子:“很快你们的首领会召开一场会议。”
“是的。很多有身份的的贵人,都打算聚在我们部族的议事庭你好好与你会晤。我现在邀请你的事,仅仅属于我们瓦斯荷比方面的私事,我们签署任何的契约,本质上也不算数。”
“但是,你们的真的渴望离开这里,在温暖的地方建立Nyvastholmby。此事你完全不用担心。”留里克拍着胸膛,“我和比勇尼已经是兄弟,我们聊了很多。比勇尼在得知有一条航向可以直接冲到不列颠后,他也是非常支持对那边进攻。你们瓦斯荷比组织一支军队独木难支,倘若你们整个巴尔默克部族组织一支军队,我们今年趁着夏季温暖期,就能顺利冲到不列颠。”
奥斯坦听得激动万分,一头酣睡的猛兽被唤起了捕猎的渴望,“如果大家都支持这个计划,那就太好了。我就是有些担心。”
突然,一直当听众的光头少年弗洛基站了起来:“奥斯坦阿叔,留里克兄弟所言千真万确。我们早就在酝酿这个计划,现在罗斯人的大船停在港口,冲向不列颠捞取财富,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你?小子。”奥斯坦怒目瞪着弗洛基:“也许会有一场战斗,你小小年纪,也渴望探索渴望战斗吗?”
“战斗?我已经和丹麦人打过几次海战了。我不怕。”
盖世战皇
“这是事实。”留里克即刻补充:“海战中我不怕任何敌人。我会在议事庭当众宣布这件事,马格努特首领一定会支持我,想必你也会是非常支持的。”
“那是当然。”
“很好。只要冲到不列颠,你就有机会大肆劫掠,你会变得富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财富购买我们的货物。听着,我不打算和甘于贫穷的家伙做生意,你们必须快点富裕起来。”
奥斯坦深深点点头,接着张开双臂,将留里克抱在怀中,就像是父亲抱住儿子。
“你……的确是奥丁派来的使者,你给我们瓦斯荷比带来了机会。”
留里克急忙挣脱之,又问:“你直到该怎么做了吧?”
“我明白。议事庭里我会是你的绝对拥趸,我会抨击所有的质疑者。攻击不列颠的计划,我们一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