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gm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699章 破案了鑒賞-af4r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关平的安排很快就消失了,没有掀起一点波澜。
无外乎就多了几个想要上进的好学生,谁知道军中少了几个优秀士卒呢。
他们五个人朝着各自的目标,纵马前去,希望自己才是那个幸运儿。
刘备收到匿名信被骂的事情,通过法正的诉说,刘璋很快就知道了。
气的他当着巴蜀集团的人面大骂,抓住此人,必定要当众斩首,以儆效尤。
妖之校
蜀中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刘璋觉得,自己同刘备的感情正在飞速猛进,偏偏遇到了这种恶心人的戏码。
不用问,肯定是巴蜀内部的人做下的!
但偏偏是匿名信。
刘璋就算是想要给刘备出口恶气,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都无从下手。
余下陪坐的张任等人,得知匿名信的事情后,更是面不改色。
这种有文化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做得出来的。
他们还是更加擅长,在酒宴上拿着剑尬舞。
不过能骂一骂刘备,在他们看来,也是极好的。
至少有巴蜀人也在变着法的表达自己对刘备的不满。
让他们升起一种:吾道不孤的感觉!
刘备则是及时制止了刘璋的愤怒,叹了口气道:
我偷吃了秦始皇的仙丹 三把伞
“季玉,兴许是在涪县宴饮太久,这宴席也该结束了。”
刘璋虽然不擅长军事,但总归是有些军事常识的。
冬日里岂是进军的好时机!
“自然是要待到春日才能开始,反正现在闲来无事,就算是百姓也会在冬日宴饮的。”
刘璋心中有些发急,嘴上连忙说道:
“玄德兄不远万里,道路坎坷,前来益州,结果遭到了这般待遇,我心实在是难安。”
刘备则是摇摇头,对此不想辩解,这可真是一封诬陷之词。
关平到是站起身来,不忿的道:“我本以为蜀中人士个个热情好客。
就算有问题,也可以当面提出来。
但着实没想到竟然会有这般背后中伤人的存在,非君子所为,简直是蜀人之耻。”
“对,就是蜀人之耻!”
刘璋也复述的咒骂了一句,对此事,他也是极为愤怒的。
泡出來的愛情 紅糖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安抚刘备的心,让他为自己所用,竟然有人来扯自己的后腿!
刘璋岂能不气!
而且刘备本就是来此不情不愿,万一他在打道回府,那自己的谋划岂不是落空了。
就是这帮不想让刘备入蜀的人,还要继续扯自己后腿,真是岂有此理!
“刘益州,他们打我大伯父的屁股,就是相当于打你的脸啊!”
“可不是嘛。”
刘璋愤愤的接了一句,关平说的没错,写匿名信骂刘备这件事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瞧瞧这帮骄兵悍将,连带蜀中学者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他们是冲着刘备来的吗?
他们是冲着我刘璋来的!
刘备端起酒杯,面露疑色,他总觉得方才关平所说的话,有些不对劲啊!
万幸这班人都没有察觉出不对来,反倒被关平方才说的话,给羞住了。
面对关平的喝问,张任也自是端着酒杯不言语,现在听关平这么一说。
他说的好像是有些道理。
蜀中焉能做出如此令人不齿的事情?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亮出来!
这样大家才算是佩服他。
像徐庶等人,当街替有杀人,大大方方的,还有臧霸杀了朝廷吏员,营救他爹,获得了极高的名望。
反倒是遭到人们的吹捧以及信任,觉得跟着这样的人才有前途。
现在有人写匿名信算什么本事?
众人都知道,陈琳写的讨曹操檄文,骂的多狠啊。
可就算如此,曹操一点都没怪罪他,反倒夸人家文采好!
像这种背地里写匿名信的人,自是受到人们的唾弃!
不是世俗所能接受的!
“此事兴许不是蜀中人,万一是东州人呢!”
邓贤斟酌的开口,这种事绝不是蜀人干的。
否则蜀人脸上焉能有光?
法正捏着胡须,邓贤他可真会说话!
“也对。”
泠苞赞同的说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承认是蜀人做的。
像是庞羲等人,也是不欢迎刘备来。
刘璋的思路当即就被带偏了,他本就是有些多疑,再加上庞羲先前就有过自立的想法。
又大肆收留士人,兴许就是他干的,也不是不可能。
关平见邓贤推到东州人身上,刘璋陷入了沉思,眯着眼睛想了想。
“既然是东州人,那我查出来之后。
天才犯罪 昨夜忧愁
他要是体面,我就让他体面,他要是不体面,还望刘益州能够帮助他体面!”
刘璋看向关平,颇为惊喜的道:“你能查出来是谁?”
他也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打他的脸!
“仅凭借一封信,我还需要时间。”关平拱手道:
“有本事就当面骂,真以为我大伯父是董卓曹操之流,稍有不顺,就打杀旁人?”
“好,我缺的就不是时间。”
刘璋很高兴,看看,只要自己像这刘备说话,那他手底下的人自然就会为我办事。
他又瞥了一眼张任等人,方才自己都唾骂半天了,他们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要追查此事。
他们甚至连个表态的行为都没有!
若刘备再不来,不知几时几日,这益州怕是真的要易主了!
张任倒是没有想到关平会说出这种话来,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仅凭借一封匿名信,就能查出来真人,莫不是在吹牛?
他们也都看了那封信,觉得根本就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待到被刘璋用袖子赶出去,表示自己想要静静的后。
张任等人出了府衙,邓贤率先开口道:“诸位,你们当真觉得关平能够找出人来?”
夜幕的阴谋
刘璝摸着乱糟糟的胡须道:“吹牛罢了。”
“就是,他要是能查得出来,我泠苞倒过来写。”泠苞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反倒是张任止住脚步道:“你说这封骂刘备的匿名信是否为我巴蜀人写的?”
“应该是吧。”
邓贤叹了口气,要说谁反对刘备入蜀最为激烈,那指定是巴蜀人。
“我懂了!”张任眼中精光一现:“原来关平他打的是这番主意。”
“什么主意?”泠苞瞪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速说。”
“关平是想要来一出敲山震虎。”张任颇为笃定的道:
“他就是想要通过我们之口,把消息传播出去,传到真正写这封信人的耳中,
必定会乱了手脚,从而被人发现。”
“倒是有几分道理。”张裕闻言笑了笑,随即又摇头道:“谁知道他能不能成呢!”
“南和,你不是能掐会算吗?”刘璝嘿嘿的笑了几声:“你能算出来是谁写的吗?”
“怎么可能!”张裕白了他一眼直接就走了。
“若是半仙赵达在蜀中,铁定能算的出来。”刘璝叹了口气。
这话巧不巧的传到张裕的二总,气的他重重的甩了下衣袖,快速小跑走开了。
“行了,不管关平到底是如何想的,那我们便等着就行了。”
邓贤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兴许他根本就找不出来,只是说的一时气话。”
“哈哈哈,在理在理!”
留在庭院内的刘璋,又瞥了一眼竹简上的内容,真是越看越气!
这哪里是骂刘备啊,简直就是在骂他刘璋浪费奢侈之类的。
毕竟这局是他刘璋窜起来的。
待到人走了之后,刘璋看向关平道:“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吗?”
关平想了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有没有上过这种大汉私学,不知道二京赋需要学习多久。
“最好半年内能查出来。”刘璋叹了口气道;“否则这件事,怕是会无疾而终了。”
“我尽量。”
关平倒是没说别的,但愿自己派出去的五个人能够尽快赶回来。
刘璋也颇为无可奈何,写匿名信辱骂本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
虽说识字的永远是少数人,但蜀中文气颇重,许多人都有机会读书。
如今想要寻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更何况关平初来蜀地,焉能寻到人来?
刘璋对此也不报太大的希望,他命人写了一道命令,希望有人能够在十日之内前来自首。
如果来了,那就既往不咎,如果不来,查出来必定要杀了你,以正蜀中风气!
何英,何宗从弟,皆师从任安。
何宗如今为犍为太守,何英则是不想出仕刘璋,也想要向老师任安一样,教授学问。
但是对于刘备入蜀这件事,他是打心里厌恶的,就如同厌恶东州人一样。
凭什么外来人,要在蜀人的头上作威作福。
尤其是刘璋这个蠢货。
现在竟然叫来了刘备这个外援,何英身为巴蜀集团的人,自然要为巴蜀集团的利益说话。
若是刘璋当初归顺了朝廷,也就是曹丞相,哪里还有这种事发生!
任安乃蜀中名士,绵竹人,隐居绵竹教授学生。
幼女王妃 明日香
何英看见了城门口张贴的告示,微微一笑,便慢悠悠的踱步往城外的学堂走去。
“夫子好。”习珍躬身行礼,手中捏着一卷竹简。
何英点点头,对于这个前来拜访学习二京赋的学生,如此用功,很是欣慰。
“可是理解了?”
“多亏老师的教导,如今已经理解了大部分。”
习珍脸上带笑,万一自己最幸运呢。
“如此便好!”何英摸着胡须笑了笑:“切勿骄傲自满。”
“喏。”习珍把竹简收好,又问道:“敢问夫子能否写一封信,
我好回去与我父交代一二,有关我在二京赋上的进度。”
何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种要求还是从未听说过。
“这是何意?”
习珍颇为不好意思的道:“我就是想要让夫子夸一夸我,免得我父总是不看好我这个庶子,届时便无法继续在夫子座下学习了。”
“啊?”何英摸着胡须忍不住摇头笑了笑,指了指一脸腼腆的习珍道:“也罢!”
他也是家中庶子,若不是有幸师从任安,哪有今日这般成就。
想到这里,何英感慨万分,于是替习珍写了一封信,告诉习珍他爹,他儿子如何优秀优秀,将来必成大器!
习珍拿着竹简,躬身退出,嘴角的微笑很快就消失了。
他提前做了功课,先是打听了何英的习惯以及背景,才塑造了一个用功读书,不被家族重视的庶子形象。
如今看来,果然有用!
拿到何英的亲笔信,习珍也不在耽搁,骑着马,从蜀郡郫县,赶回涪县。
于此同时,涪县外的刘军大营内。
庞统拿着刘阐亲自带过来的信,与辱骂自家主公的原件信,仔细对比一番。
不仅字迹不一样,甚至连语言风格也差许多。
刘阐所用时间最快,到哪就利用自己二世祖的身份,直接让老师给自己抄了一篇二京赋。
关平摇摇头,表示这笔迹一看就是出自两人之手,慌乱之下,也不会差这么多。
“归营吧。”关平挥挥手。
刘阐叹了口气,未曾想周鲂说的竟然是对的。
周鲂、习宏、马铁纷纷归来。
摆在矮案上的信件,已经前后对比了数次,皆是不一样,就算是想要硬找,也不过十之一二。
“定国,兴许不是老师,而是这些学生呢?”庞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这样可就有些打草惊蛇了。
关平心中也是翻起了嘀咕,但嘴上却强硬道:“等习珍回来,再做打算。”
习宏倒是希望是自家大哥运气最好,能完成这个生间的任务。
全村最后的希望,也就是习珍,终于打马而回,奉上何英的书信。
关平的手掌不自觉的攥了攥,一时间有些忐忑,成败就在这上了。
庞统立即拿过来,铺在矮案上,打眼这么一瞧,便是一种熟悉感,扑面而来。
为了比对笔迹,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的原件了。
“就是他!”
庞统拿着竹简递给关平,自己则是拿着原件,让关平看。
关平这么一对比,那可实在是太像了,一瞧就是同一个人写的。
“何英?”关平看向习珍。
“不错,他哥蜀郡有名的学者何宗,名声超过了同门的杜琼。”
习珍微微抱拳道:“此人正在家乡蜀郡郫县教授学生。”
“好,那我这就去找刘璋,让他抓人。”关平收起竹简就往外走。
“定国,一定要让主公劝刘璋,不要杀他!”庞统喊住关平叮嘱道。
“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