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4id優秀玄幻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討論-第一五七章 語舒懷孕老趙接送思語看書-rwoeo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正月初八早上,语舒起来刷牙,又是一阵恶心,就想吐,她心里就一惊,想到:“不会是怀孕了吧?”她坚持洗漱后,悄悄的对国松说了,国松很兴奋,就催着赶紧吃早点,他要陪语舒去医院检查一下。
吃过早点,因为天气冷,语舒就让思语在家玩儿,她和国松两人一起去医院检查。到医院一查,果然是怀孕了,各项指标正常。国松高兴的给他妈妈打电话,把这个喜讯告诉给两位老人,他妈妈非常高兴,要他们中午回家吃饭,一家人好好庆祝一下。
走出医院的时候,进了电梯人比较多,国松就弯腰,用手臂护在语舒前面,语舒笑着说:“还早的很,不需要这样护着。”
国松确认真的说:“我听妈妈说三个月以前,也很要注意,她就是开始怀了一个,两个月就流产了,然后,多年怀不上孩子,吃了好多药,才勉强怀上我的,所以,我比国栋要小很多。”
凤凌天下
他这样一说,语舒也有点担心,也就由着国松保护着自己。语舒告诉国松,她怀孕的消息要保密,尤其要防着那些家族成员,国松心领神会。
他们回到家,带上思语就去了国松父母家,国松妈妈一手牵着思语,一手拉着语舒,笑着说:“真好,这一下,老头子能睡着觉了,他日思夜想就是盼孙子呢!”
语舒笑一笑说:“妈妈,还早呢,估计也就三四个周大呢。”国松父亲就过来了,笑眯眯的看着语舒,国松母亲说:“你出去,我们女人一起说话呢”
異界百變
国松父亲说:“那怕啥,语舒,我们把她当自己闺女呢,听听也是让人高兴的,不过,国松和你妈要好好照顾语舒,你可别忘了,现在开始就要小心。”
老太太笑着说:“谁说不是呢!怀孕一定要小心,行动要小心,饮食要规律,营养要均衡。”
语舒笑着说:“妈妈,没有您说的那么怕人的,全家人在这里,我们要有个保密纪律,大家不要把我怀孕的消息张扬出去,爸妈,你们理解它的重要性吧?”
豪门首席的麻辣娇妻
国松父亲一想,马上明白了,就严肃的对国松妈妈说:“老婆子,这是最重要的,一切都悄悄的进行,你一定要管住你的嘴,千万别一高兴,就跟你那帮老婆子咧咧出去,无事防有事,语舒这个考虑的特别周到,很好。”
妖憐天下
中午,炒了八个菜,国松父亲和国松父子对喝了几杯,他父亲对他说:“儿子,你现在也要有孩子了,要像个男子汉,多关心语舒,多关心思语,不要顶撞语舒让她呕气,这样对孩子不好。”
国松连连点头答应了,说以后上完课就回来,照顾语舒。语舒觉得特别温暖。国松母亲就要求语舒晚上回这里睡觉,晚上她好帮忙照顾思语,语舒就有更多时间休息,语舒考虑后就同意了。
老太太就对国松父亲说:“你才六十多岁,不能一天到黑,什么也不做,今年开始,接送孙子上幼儿园的事情你来负责,让老孙头开车,你接送思语,顺带也出去转转,说不定身体更好呢!”
语舒赶忙说:“不用劳烦爸爸,爸爸多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去接孩子呢!”
无限进化海盗船
老太婆说:“他啥尊贵的身份?在儿子和孙子面前,就是父亲和爷爷,你别管他,他有经验,国松从幼儿园到小学,都是他亲自接送的,不过,你还得经受考试,考试不过关,还不让你去接送呢!”
老头就笑了,不服气地说:“不就是接个儿宝嘛,还要考试。”
国松母亲说:“一是看你够不够爱孩子,比如,走路时,是不是随时牵着他,孩子跑了,你追得上追不上;二是放园的时候,你能不能在一群孩子里,认出思语;三是看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能不能辅导孩子做作业。”
国松父亲就站起来,拉着国松母亲去操场比赛,看谁跑得快,国松母亲说:“你跟我比啥?你要能跑得过思语,才算合格。”
穿越時空學會愛妳 坊涯
老头儿笑着说:“他再快,腿比我短,我还能跑不过他?一会儿一比,他准输。”
语舒就笑了,她对国松父亲说:“爸爸,您不用担心,思语特别乖,特别听话,他不会乱跑的,至于辅导,我和国松也是会教的。”
国松父亲说:“语舒,你不知道,你妈嫌弃我老了,经常说我这不行,那不成,不就是我想休息休息,不想当总裁了嘛,至于这样瞧不起我,带个孙子还要考试。”大家都笑了。
语舒看着两位老人这样和睦,又是这样关心思语,心里特别幸福,她就提议给爸爸斟两杯酒,先表示感谢,她说:“思语,在爷爷的培养下,将来一定也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
老头儿特别高兴,自豪的说:“你看看,还是语舒有眼光,有水平,想当年,我不也是个穷大学生,独自创业,才有了这么大的公司。”
国松母亲笑着说:“你爸是有很多优点,最大的优点是会吹牛,那时候,我在研究所上班,下雨打湿了鞋,那时候,北京西环正在改造,他根本不认识我,就主动说开车送我回家,就是那种大型拖拉机,拉沙石泥土的,他让我挤在驾驶室里,结果开到离我家还有两里地,车子陷在泥坑里,再也出不来了,他就背着我走了两里地,把我送回家,我以为他是工地小工呢,原来他也上过大学,还是个小包工头,第二次见面,那牛吹的,说是要给我买宝马,我就犯迷糊,嫁给他了,从此也就改变了我的一生。”
老头儿嘿嘿笑着说:“后来挣了钱不是马上给你买了宝马?”
老太太笑着说:“那是,那宝马,还没有开几天,实在没有钱,就又卖了,不过那时候,我就相信他,一定会出人头地。”
语舒看着国松母亲笑着说:“看来,爸爸是很爱您呢!爸爸真了不起,我们只能以你为榜样。”两位老人都笑了。
尽管,当时,语舒感受到了两位老人之间浓浓的爱意,可是,她又不理解,国松父亲为什么会养那么的小老婆,晚上思语睡了,她和国松单独相处时,语舒终于经受不住好奇心的熬煎,她笑着问国松:“国松,老师问个幼稚的问题,你不准恼!”
国松笑着说:“什么问题?搞得这样严肃?你问吧,我不恼。”
语舒问:“看着你父母挺恩爱的,可是,你父亲怎么有那么多小老婆?”
国松笑了:“还不是因为我妈妈好长时间怀不上孩子,父亲为了找个传宗接代的,就背着母亲,不停地找愿意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借腹生子呗!其实,国栋已经怀上了,他妈妈舍不得孩子,就隐瞒了下来,所以,才有了另外几个兄弟姐妹,直到国栋大学毕业,他妈才找上门来,揭晓了他的真实身份,经过亲子鉴定,还真是父亲的孩子,于是,就认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语舒知道如果她这次怀的是个男孩子,皆大欢喜,如果是个女孩儿,问题就麻烦了,要么,生第三胎,要么,任由国松在外面胡搞。想到这里,语舒心情就不好了,低下头,沉默不语。
国松看她这样,以为她害怕自己也会像他爸那样,打着传宗接代的幌子,在外面乱搞一气,他赶忙说:“老师放心,我不会学父亲的,我会永远爱你的。”
语舒笑着说:“我相信你,只是我担心怀的是个女孩子,咋办?我是不是一直向下生,直到生出儿子?”
国松笑着说:“谁说的?男孩女孩都一样,我有大姐,父母之所以还要生孩子的原因是大姐是抱养的,她不是亲生的。”语舒这才恍然大悟,看来,她不用一直生的。
第二天早上,国松母亲就将思语喊起来,哄着穿了衣服,伺候着洗漱了,一起吃过早点,国松父亲就负责送思语去幼儿园,老孙头准时把车开了过来,思语高兴的同语舒、国松和奶奶再见,就牵着爷爷的手走了。
语舒和国松当时感到非常轻松,国松开车将语舒送到公司,然后去学校上课。语舒刚坐下,青梅就进来了,她看着语舒怪怪的笑,语舒就问她笑什么。
青梅说:“我们有个共同的秘密,但是不能说,我们写在手机里,给对方看。”语舒笑着同意了,两人将手机比在一起一看,都写着“怀孕”二字,他们相视一笑,语舒就很好奇地说:“我有些特殊情况,需要保密,你有啥不能透露的?”
青梅沉下脸说:“北森,又跟那个兰兰搅到一起去了,前天晚上回来,我看着他像是哭过一样,我真想告诉他,既然他们那样难分难舍,不如,就让他们一起过算了,可是,我又舍不得他,你说怎么办?。”
语舒很是惊讶,严肃的问:“不是早就已经说了,他们不来往了,怎么又私下见面?”
青梅说:“他那天就跟我说,方兰兰约她见面,商量她结婚的事情,我想她就要结婚了,就答应让他去见一面,结果是哭着回来的。”
语舒恍然大悟,对青梅说:“恭喜你,你过关了,他们这是最后的道别,给双方一个接代而已,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就不会来往了。”青梅一听,就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