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b5f都市异能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565章 當導演的就是心臟鑒賞-yxx7r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
在#周牧去哪里了#这个话题,越来越火热的时候。大家觉得青红文化,或者周牧本人,应该站出来回应。
毕竟这个话题,一看就知道带着玩笑的意味。只要随意答复,或者跟着开个小玩笑,就可以圆满收尾。
你好我好大家好,多么的完美。
但是两三天时间过去。
青红文化似乎在装死,没有看到任何的动静。还有周牧的官方账号,更像是注销了似的,没有丝毫的更新。
有状况啊。
众人惊愕,轻易得到两个结论。
一是出事了。
二嘛,肯定是憋了什么大招,在吊着大家的胃口。
前者?
还是后者?
媒体记者率先闻风而动。
不过小记者之类,才来到青红文化公司前台,就被客客气气带到了旁边的接待室,茶水点心供应充足,就是见不到人。
对此,一些小记者,心里也有数。毕竟时至今日,周牧不是他们想采访,就可以随便采访的对象。
见不到周牧,见不到青红文化公司的负责人,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问题在于,连经理、主管之类都见不着,是不是太过分了,连敷衍他们都不愿意吗?
一帮小记者怒了,连忙给自家主编、总编打电话。
一阵“哭诉”之后,他们就完成了任务,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美滋滋喝茶。
哟,这糕点滋味不错,青红文化有心了。
真香!
……
小记者只是探路石,不管用很正常。
这个时候,就轮到主编、总编之类的出马了,他们或是与青红文化的管理层熟悉,或是干脆与杨红有交情。
反正一个个电话响了。
在会议室上,长长的办公桌上,摆放了十几部手机。
不同的来电铃声,显示不同的联系人。
乍看之下,杨红微笑挥手,“去吧,该接听还是要接听,不能得罪人。”
“明白!”
一帮人笑了,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纷纷往外走。
依稀之间,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
“诶,老张呀,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
“在忙呐,没留意。”
“有什么事情吗?”
“喝茶啊……行行行。”
“喝酒就算了,最近肝不好……”
“打球呀,可以!”
“……没问题!”
不同的人,受到不同的拉拢。
杨红不以为意,她非常清楚,在商场上各种吃喝应酬,那是一种社交的技能。
尽管有人在这种应酬之中,把持不住自己的本心,犯了错误。但是反过来说,那些让公司员工犯了错误的人,本身也在犯错嘛。同样的手段,对他们也管用。
尔虞我诈,互相利用,就看谁的手腕更高明了。
对此,杨红有信心,不输给任何人。所以她也拿起了手机,接听了一个电话。
“……”
十几分钟之后,众人又重新在会议室汇合。
“怎么样?”杨红问道。
一个人连忙道:“果然不出所料,都是来探听消息的。”
“拐弯抹角跟我打听半天,”旁人笑道:“一直没绕到点上,我都替他着急。”
哈哈!
其他人大笑。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云过留香
杨红也在笑,“不急,不急,大家注意口风,先吊个三五天,再慢慢透露一点消息。”
“杨总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拿手。”
“是啊,欲擒故纵罢了,这套路大家太熟悉了。”
“说实话,我都怀疑对方也知道这是套路,故意配合我呢。”
一个个人七嘴八舌交流,气氛十分的融洽、昂扬,完全没有大公司的勾心斗角。
主要原因,自然是由于青红文化现在发展迅猛,每个人都在负责一堆事务,忙得不可开交,也没心思争斗。
就是不知道,等到以后公司发展,慢慢稳固下来了,进入了饱和期,会不会陷入内卷。
杨红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异色。
不过也没表露出来。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比较长远,估计要等两三年之后,才会有这样的迹象。
至于现在,还是先看着吧。
一个个人在表功,也让杨红微笑点头,对他们表示赞许,“大家做得不错,但是要再接再厉,不要得意忘形。”
“是!”
众人应声,士气高涨。
毕竟他们可是知道内情的人。
为了公司上市,不仅打造了三部电影,连公司的台柱子,堪称是牌面的周牧,还亲自出手,拍摄一部电影。
据说,这是冲国际奖项去的。如果别的导演,敢这样“大言不惭”,肯定会惹人笑话。
但这个人是周牧,就没人敢笑了。
毕竟现在,公司上下对于周牧,产生了一些“迷信”。
大家觉得,在电影这个业务上,只要他亲自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区区”国际奖项,又算得了什么?
肯定是十拿九稳。
杨红就是察觉到了,一帮人的心态不对,才想敲打一下他们,顺便泼点冷水。
但是看情形,似乎效果不大。
没得说,这肯定是周牧的锅。
……
“情况不对啊。”
昏暗的房间中,几个人密谋。
“我们的计划,哪里出现了问题?”
“周牧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情况,所以干脆避而不出,让我们的盘算落空。”
“有这个可能性。”
“不是说,年轻人气盛,很容易受不住刺激的吗?”
“谁知道,他这么苟!”
“……”
“我们不该小瞧他的,毕竟他在短短几年时间崛起,达到让许多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地步,靠的不仅是运气、才华,应该还有过人的心智。”
“是啊,明星、演员,确实是有蠢的。在机缘巧合之中,走到了高位,然后暴露了智商,轻易摔了下去。”
“但是导演翻车的,似乎很少。”
“因为导演喜欢琢磨,思考得比较多,不容易上当。”
“直说了吧,就是有心眼!”
“……”
几个人复盘,确定他们的计划,虽然谈不上完美,但是一般人肯定难以识破。除非周牧真的是圣人,胸襟非常宽广,以德报怨。要不然,没理由不生气。
生气了,还忍得住,他属于“龟”的么?
想不通啊。
就算周牧沉得住气。
余念呢?
要知道,余念也在他们的算计之中。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两个人的反应太平静了,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让几个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白费心机了。
在纠结的时候,一个人的手机,无声地震响。他打开了手机,看了眼短信,立即兴奋拍腿,“我就知道……”
“怎么了?”
几个人纳闷,凑了过去。
失戀那些事
“你们看。”那人亮出了手机短信,“我的人查到了,周牧在海外拍戏呢。”
“啊?”
几个人又惊又愣。
周牧拍戏,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为什么这人却这么兴奋,是不是内奸啊?
“……你们什么眼神。”
那人目光一转,发现其他人表情不对。他沉吟了下,就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思,顿时怒道:“你们在瞎想什么呢,往下看啊。”
说着,那人把短信下拉,底下还有一截呢。
其他人讪然,定睛又看。
一目了然,惊愣没了,只剩下惊喜。
“看到了没有。”
那人笑了,“周牧对杨帆,果然有意见。只不过他有点清高?自命不凡?反正不想通过卑鄙的手段,让杨帆难堪,而是想要来个釜底抽薪,在杨帆最擅长的领域打败对方。”
“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呀。”
那人感叹,“这些当导演的,就是心脏。本来就是一件小事,直截了当撕不是完事了吗,干嘛绕一个大圈子,这么麻烦。”
“……”
旁人没好气道:“这叫体面,懂不懂?所谓的名流,就要讲究这个,喜欢玩虚的,显得高端。”
“什么高端,狗屁!”
一个人骂道:“纯粹是浪费时间精力,还未必能赢。”
“就是。”
玄武记 左不右
另外一个人同意,“我承认,玩商业片,他有一手。但是他现在要拍什么艺术电影,这不是找虐吗?真当他自己是神,拍什么都可以成功吗?”
“飘了,膨胀了,肯定要翻车。”
一个人很笃定,“杨帆这样的老江湖,虽然脾气很臭,霸道、蛮不讲理,但是也要承认他在文艺片上的造诣,绝对不是周牧这种小年轻可以比拟的。”
“想在对方擅长的领域进行挑战,无疑是以卵击石。”
“……没错。”
几个人深以为然。
“没辙了。”
一个人无奈,“我们辛辛苦苦,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把‘刀’送到他手上,他不好好利用就算了,还不懂扬长避短,错失‘良机’,白辜负了我们的信任。”
“不要光骂,还是想一想,现在该怎么办?”
另外几个人愁眉苦脸,计划有了变动,不好向上头交待啊。
尽管幕后的大佬,只要结果不问过程。但是当过程出现了偏差,这肯定是他们的过失,要被训斥的。
“原计划是行不通了。”
沉吟片刻之后,才有人幽声道:“不过我们的初衷,似乎也达到了目的。周牧在拍文艺片,也要冲击天堂岛电影节的奖项,你们说这件事情,让杨帆知道的话……”
“……炸,绝对要炸。”
其他人眼睛亮了。
一个人脑子飞转,“不仅让杨帆知道,在他知道之后,还要透露给一些媒体知道,以媒体的德性,肯定……”
“肯定会把这事,搞得天下皆知,恨不能满城风雨。”
有人接话,“还有路人、群众之类,更希望事情闹大,方便他们吃瓜看热闹。”
“对对对,之后我们再推波助澜。”
一个人奸诈而笑,“那个时候,不管事态怎么发展,两个人都不可避免撞上,有好戏看了。”
“一个是新晋名导,未来不可限量。一个是老牌大导演,在行业中素有威望、地位。”
“两个人撕起来,不可能轻易分出胜负。”
旁人慢悠悠分析,“再加上,我们不断添把火,让他们‘疲于奔命’,无暇分心兼顾其他事情。”
“一举两得!”
“一石二鸟!”
“妙啊。”
兄台一起同过窗 锦锦西
重生之军界千金
几个人击节叹赏,变相在夸赞自己脑袋瓜子灵光。
“行,就这么办。”
一番总结之后,几个人相继离开。昏暗的房间,再也没有动静,只有一团漆黑,像是阴影笼罩。
可是外面,却是阳光灿烂,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美丽的小岛。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海湾。
海鸟飞掠,在绿色的椰子树上盘旋。
—————
窗邊豆豆的故事 秋穎
一朵朵白云,飘浮不定。
不过这美丽的场景,却没有多少人欣赏。因为在小岛的中间,一个片场在有条不紊的运行中。
周牧在认真的导戏。
说实话,文艺片这玩意,对导演的功力,要求真不低。最起码,色彩、构图、布景,一大堆细节,一定要足够的细致。
反正周牧拍了一个月,感觉还在磨合期。
不过他不着急就是了。
慢慢来。
他有足够的耐心。
最重的是,不管是剧组,还是演员,都愿意陪他磨。
毕竟吃这行饭的人,只要不是菜鸟萌新,在看到了剧本之后,再试拍几个镜头,心中就有数了,知道这电影的质量怎么样。
反正多数人有了清晰的判断。
这部电影,只要大家不拉胯,不是拿不拿奖的问题,而是拿多少奖的事情。
所以每个人都充满了动力,齐心合力把电影拍好。
特别是几个演员,根本不需要周牧调动他们的情绪,他们就已经足够的积极。如果觉得自己表现不好,不需要周牧喊咔,他们就主动要求再来一遍。
这种态度,让周牧觉得头疼,又觉得欣慰。
“过了!”
一次喊停之后,周牧抬头看了眼热辣辣的太阳,直接道:“大家休息十分钟,补个妆。”
“谢谢导演。”
哥混的那些歲月
代嫁绝妃
一群人立即散了,不仅是补妆,还要喝水,补充能量。
在一堆人忙活的时候,有人匆匆忙忙走了过来,站在了周牧的旁边,有几分迟疑之色。
周牧瞥了眼,“什么事?”
“导演……”那人小声道:“我们在这里拍电影的事情,被人泄露出去了。”
“哦。”
周牧不在意。
他也没指望,可以隐瞒多久。
前几天,还有杨红通过电话,准备逐步放出风声。
这也算是宣传的策略。
異界大掌櫃
错魂乱 柒羽落
那人也知道这事,所以又轻声道:“不仅是拍戏的消息泄露,连电影是文艺片,为冲击电影节奖项,狙击杨帆大导演的事情,也有人在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