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fvs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 起點-124 後續 下展示-vi9qi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姚翰林此人是入劲多年的老武师,在天印门中地位算是中游。
情根深种 漂白计
魏合估算其实力,在从覆雨劲遇到的抵抗力度来看,此人比人面虎肖恒还要弱一些。
如果说以人面虎肖恒为单位,那么他遇到的入劲武师中。
杨果,没全力出手过,不过应该是不如人面虎很多,顶多算二分之一个人面虎。
而万青青,光之前交手展露出的实力,就有至少三个人面虎那么多的劲力。积累非常强,但实战如何不知道。
而眼前这个姚翰林,大约是四分之三个人面虎的劲力总量。
还有白蛇帮主肖玉荣,甚至还不如姚翰林。就不提了。
魏合心头叹气,传闻,很多野路子的劲力不如门派弟子。
现在看来,这个传闻似乎有些不实。
门派弟子常年养尊处优,弱于实战,就算入劲,也是温室里的花朵。
運作:搞定項目的秘密
若是人面虎,就绝不会任由他这么简单的偷袭击杀。
‘或者说,人面虎只是个异数?’
他再度仔细检查周围,不远处那绿袍男子正悄悄跑出了一段距离。
魏合一言不发,飞龙功追上去,几招打死那人,一切安静下来。
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周围树林中一片静悄悄。
这个姚翰林和绿袍男子,应该也是不放心,所以过来暗中跟随查看。结果撞见了魏合下手的一幕。
“别怪我,是你自己命不好。”
魏合叹息一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现在养成了在打死对手后叹气的习惯。
接下来便是善后。
搜身,然后那两头牛车此时受惊,已经跑了一段距离。
魏合很容易便将两头牛驱赶回来。然后洒下大片驱散气味的药粉。
他一个入劲高手,要控制住两头黑牛,并不是难事。
狂后:皇上的杀手妃 雨轩
毕竟黑牛速度慢,完全可以来回调整方向。
只是这两车东西该如何处理。如今人全死完了,再赶回去也不大合适。
最麻烦的还是姚翰林的死。
这不是一般人,而是堂堂天印门入劲武师。不是如肖恒那样的野武师。
天印门总共就维持在三十几位武师的数量,铁定会仔细调查。
所以魏合临走前,以五岭掌掌力,悄无声息的将尸体打成烂泥。
这样野狼野兽才能更好下嘴,将其连骨头都吃得干干净净。
还好的是正值夜晚,距离稍远便没人看得清情况,不用担心远处有人偷窥。
魏合将两车东西,带着一路离开,找到一处隐蔽山坳悬崖,一股脑把军械全丢下去。
然后带着两车合并为一车真正的珍稀药材和异兽肉干,找了个山洞隐藏起来,牛放走,让其放生。
又在门口布置了简单的混毒猎人陷阱,洒下驱兽粉,作为防范,最后才重返宣景城。
一夜之后,魏合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第二天照常练功,看文书。
只是没了赵兴正的辅助,效率低了不少。
他在等待发酵。
货物没了,人死了,必定有人会忍不住跳出来反应。这些人肯定就是相关利益涉及者。
而他进出城门,那段时间,是有守城人看到的。所以很可能会有人怀疑他和赵兴正等人的死有关。
时间一天天过去。
很快,没有让魏合多等。
在第五天时,有人上门了。
“魏舵主,久仰大名。”
会客厅内。
魏合和来人并列坐下。
“陈兄客气了。你我同为舵主,在这宣景城任职,以后也要多加联系帮扶才是。”
“上次听说魏兄的名声,有些诧异万青院居然出了一位实力高强的同门师弟。后来听说原来是在药物上有研究,倒是意想不到。”
来人陈子昂,是熊山町的天印馆舵主,一上来这话就有些阴不阴阳不阳。
“陈兄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是欣赏?还是厌恶?直说就是。”魏合单刀直入,懒得和他废话。
“不说这个。”陈子昂明显是在之前白蛇帮上的传闻,起了疑心。
再加上魏合购置各种毒物药物,因为用来实验,需要量较大,很难掩饰住。所以露了马脚很正常。
長安美人香 婷在書裏
“这次冒昧拜访,主要是昨日,有人在郊外发现一起凶杀案,死者有我天印门衣服痕迹,因为被野兽啃食严重,正在初步判断身份。
另外,据说还有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丢失。周副门主很是震怒,正在亲自过问此事。
过不了几天,就会有总门来的调查队过来,到时候会先来你这里,然后去我那里,魏舵主可得小心接待。”陈子昂看似在叮嘱,实际上却是仔细在盯着魏合表情。
看样子确实有人在怀疑他。毕竟赵兴正就在他才上任没多久的时间,就人没了。
他这个舵主确实值得怀疑。
魏合神色沉重,点点头。
“我明白。一定会小心接待。陈兄放心。”
“魏兄别怪我多嘴。”陈子昂叹了口气,“这人啊,有些时候拿了不该拿的,随时可能惹出大祸,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该如何是好?”
他似乎是在询问,又似乎是在暗示。
“陈兄是拿了什么….担心?”魏合轻声道。
“呵呵,这倒不是,只是之前有身边的朋友遇到了这事,我当时啊,给他的建议,是还回去。想一个办法,还给那东西原本的主人。”陈子昂微笑回答。
“原来如此,确实是个好办法。”魏合点头。
“好了,就不打扰魏兄了,告辞。”陈子昂站起身,抱拳。
“告辞。”魏合抱拳送出门。
目送着对方离开院子,直到看不见身影,院门关闭。
魏合才转过身。
他之前没有太多时间处理尸体痕迹,毕竟数量太多,耗时太长。
所以被发现也属正常。
原本他以为赵兴正只是和城内的其他官府官员有勾结,从军械库中倒卖军械。
可现在看来,天印门中被夹裹进去的人,还不少。
大魔吞天
眼前这个陈子昂,就是一个。
对方已经近乎明示了,要他把不该拿的东西交出来,还给原来的主人。
不就是想要那封信函么?
但魏合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
他敢保证,只要他有任何异动,就会被对方坐实他是凶手同谋的怀疑,然后就是雷霆打击接踵而至。
妃常亂世
‘整个宣景城内,以我如今的实力,也不知道能排什么位置。’
魏合心中估算,若是如今的他,全力遇到同样全力的万青青,孰胜孰负?
但单纯以现在万青青展露的实力来看,他应该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之后谁赢,就说不清了。
魏合估计,自己的输面可能更大。
“小丁,来一下。”他叫了声。
赵兴正死了,魏合也新提了个人代替其位置,就是之前那几个外院下属中的一个。
此人名丁阳,按照魏合观察,是五人中最受排挤的一个。
大劍同人之妖獸傳說
性格偏老实木讷,不爱说话。
——————
他索性便将其提到副手位置,帮着打理小事。
“舵主,您找我?”丁阳迅速走进门低头道。
“你来给我说说,这宣景城里,我天印门算什么层面?惹得起谁?惹不起谁?”魏合和颜悦色问。
“别怕说错,有什么事,我帮你担着。”他补充一句。
之前赵兴正明显有问题,说的话有几分可信,现在已经不清楚了。所以魏合另外找人再问一次。
“回舵主。”丁阳左右看了看,发现没其他人,也就压低声音。
“我们天印门九大分舵,在宣景城出了三大家之外,其余没什么怕的。”
“没了?”
“没了。”丁阳点头。
“三大家有这么强?”魏合追问。
“嗯,这三大家,主要指游家,周家,王家。分别代表的是宣景城三个方面的力量。”丁阳回答,但只说一句,就断片了。
“哪三个方面?”魏合不得不继续追问。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人说过,游家是豪绅里最强的一个,周家老爷子是宣景商会的会长,王家老爷子是宣景名士王芝鹤,门生众多,有很多都在宣景城担任官职。”丁阳再度回道。
“豪绅游家,商会周家,官府王家….”魏合迅速总结,无非就是三大势力推出的代表。
“可就算如此,我天印门也不至于怕了他们吧?”他感觉疑惑。
“是这样。三大家族因为巨大财力势力,收拢的资源,武者,还有诸多秘籍都很多。他们还在城外自造城堡,蓄养肉田。单轮顶尖,确实整个宣景城都是我们上官门主最强。
但他们其他高手太多。而我们天印门根本养不起那么多武者….”丁阳这次终于说得透彻了。
他们常年待在城内,所以对这些感受最深。
“所以每次我们和三大家发生摩擦,我们能叫十个人来,他们就能叫二十个。还是和我们同层次的。”
魏合顿时了然。
这就是乱世造成的,大量武者四散逃离,世家大族资金雄厚,蓄养的武者也远比天印门这种独居一处偏僻之地的门派强得多。
天印门辛苦培养十多年,才能出得来十几个三血高手。
估计这些大族世家几天就能招揽到一样数量。虽然忠诚度肯定不同,但架不住对方数量太多,差距太大。
“三大家还不是宣景这边最厉害的,最强的还要看驻军赤景军。”丁阳终于说开了,也不像之前那么挤牙膏一样,问一下挤一点。
“赤景军总兵尉迟钟大人,据说在十年前,曾和门主交手上百回合,输掉半招,之后就再没见其出手过。可以说是宣景城顶尖的武道强者。”
“三大家呢?应该也有值得注意的人才吧?”魏合问。
“这个…舵主您难道不知道么?上个月游家大公子游戎,出手挑战我们天印门的天印九子之一的浮山院首,惜败一招。
还有周家周行铜,摆擂台挑战诸多拳院武师,无一败绩,都是轻易击溃来人。这些都是传得很广的事。”丁阳疑惑道。
魏合一脸茫然,他还真不知道。
除开研究药物,就是修行武道,然后余暇看看二姐,照顾下如水坊这边,就没了。
就这样他时间还嫌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