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bre精华玄幻小說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七百十五章 少女初長成讀書-yz28e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斯纯?几年没见,你都这么大了?”贺新看着这个小姑娘不由瞪大眼睛道。
马斯纯,蒋文丽大姐的女儿。贺新认识她的时候,那会儿她正在拍《大宅门》,演少女白玉婷,就是蒋文丽演的那个角色小的时候。那时她好象刚刚才上初中,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蠢萌蠢萌的。
这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如果不是她主动打招呼,在大街上迎面碰上,他指定认不出来。
“嘻嘻,贺叔叔,人家马上都大学毕业了。”
“是嘛!哎,听你小姨说,你考上了传媒大学的播音系,准备做主持人啊?”贺新笑呵呵道。
小姑娘抿抿嘴道:“我还是喜欢演戏。”
“喜欢演戏,当初怎么不考中戏和北电啊?”贺新难免有些诧异道。
“呃……”
看她一副扭捏的样子,贺新顿时恍然,笑道:“该不会是没考上吧?”
不过想想也挺意外的,就凭蒋文丽和顾常卫的关系,中戏这边可能有些够不上,但考北电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两人都是北电出来的,绝对能算是知名校友。
“没有,一开始我没想考表演系,想考导演系来着,没,没……那啥,第二年我妈就让我考了传媒大学的播音系。”
“哟,想跟你小姨一样,也想当导演啊,小小年纪,野心倒是不小!”
说着,贺新还象以前一样伸手想去摸摸她的头,但刚伸出一半,才意识到人家已经是大姑娘了,不合适,只能讪讪收回来,掩饰着问道:“你在这里给你小姨帮忙啊?”
马斯纯注意到了贺新的尴尬,不由噗嗤一笑,点点头道:“嗯,给我小姨帮忙,演个小角色。”
“是嘛,那挺好。”
原本贺新以为蒋文丽要拍电影,幕后应该都是顾常卫的老班底,但到了现场却发现都是陌生面孔。
摄影师他倒是认识,一位来自湾湾的摄影师林良中,掌镜过李桉早期的作品《推手》、《喜宴》以及《饮食男女》等电影,之后又长期在大陆发展。
说来也巧,贺新在金马奖和金鸡奖获奖的那两次,他也都有提名,只是都没有获奖,两人碰过几次面,也算是熟人。
“贺先生!”
“林老师,您好!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您。”贺新笑呵呵的跟他握手打招呼。
“老顾拜托的事情,谁让我欠他人情呢。”这位林良中还挺逗,笑着直言不讳道。
至于顾常卫为什么没有亲自帮老婆掌镜?贺新倒是听蒋文丽提过,说是本来蒋文丽是想让老顾担任摄影的,但是老顾跟她说,如果让他来摄影,那么这部戏就变成顾常卫作品,而非蒋文丽作品。不过老顾并没有撒手不管,帮她请了一位靠谱的摄影师。
至于林良中刚来大陆发展的时候,老顾帮了他不少,包括介绍他担任由张婧初、范炜主演的《芳香之旅》的摄影。
虽然贺新不认识其他人,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还未等他问导演在哪儿,蒋文丽就闻讯急匆匆的从一间小平房里走出来。
几个月不见,蒋大姐发福了许多,只不过他发现蒋大姐居然眼睛红红的还有些肿,明显哭过的痕迹。
“姐,你这是怎么了?”
还未等蒋文丽开口,就见跟着她一块儿从小平房里出来的那位中年男子笑呵呵道:“别提了,她现在拍一场戏,就要哭一次。”
蒋文丽被他说的很不好意思,回头冲着那个男人娇嗔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呀!”
“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么!”男人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笑道,看着蒋文丽的眼神充满了宠溺。
说着,便跨前一步,朝贺新伸手道:“贺总!”
“哟,董总,这我可不敢当。小贺,咱还是小贺。”贺新忙跟他握手笑道。
这个中年男子叫董评,以前是保利华忆的老板。那是一位可以跟黄家兄弟、于东等人齐名的业界大鳄,甚至还一度有人还将他在圈中的地位跟韩三爷放在一起。
陈大导的《荆轲刺秦王》、姜闻的《鬼子来了》、冯裤子的《没完没了》,以及李桉的《卧虎藏龙》,他都有参与。
顾常卫的两部导演作品《孔雀》和《立春》的投资方也都是他。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过他的保利华亿前年卖了,然后今年又把自己的影视业务装入了一家香港的上市公司,改名文化中国,在港股上市。
那可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圈内大佬,尽管贺新知道这部戏的投资方也是文化中国,但刚刚看到他出现在这里,贺新还真挺惊讶的。不过转念一想起圈内的一些传闻,似乎也并不让人奇怪。至于说传闻是真是假,这个不好说,但这位董总是蒋文丽的迷弟粉丝那是肯定的。
蒋文丽看他孤身一人,且风尘仆仆的样子,问道:“你一个人来的?直接就过来了?”
夜幕的阴谋 古城绝迹
“对,这不听说你请了朱旭老师,我有点迫不及待。”
“那可不巧,老爷子昨天淋了点雨,有点感冒,今天我没敢让他出来,正在宾馆歇着呢。”蒋文丽笑道。
接着又问:“你要不要歇两天再拍?”
“不用了,事情一大堆呢,早点拍完早点回去。”
他还没来得及跟薛小路碰面,再说宁皓、黄博、徐光头他们还在大西北吃沙子呢,他这个老板不去探个班,也说不过去。
另外到了六月份,去年拍的《人间正道是沧桑》要在央视八套首播,然后江苏、黑龙江、吉林、辽宁四家二轮播,到时还要启动一系列的宣传活动,黎叔特地提前打了招呼,这一圈跑下来怎么着也得十天半个月。
剪不斷,理還亂 桃小鬧
“那行,我尽量帮你的戏往前安排。那你抓紧时间跟斯纯熟悉一下剧情和台词。你,我一点儿都不担心,主要是斯纯……”
蒋文丽还未说完,贺新便一脸惊讶的打断道:“姐,你说斯纯跟我演对手戏,她演小翠?”
“对啊!哦对了,我都忘了跟你说了斯纯这次跟演一对小情侣。”
蒋文丽看他一头雾水,先是一愣,继而忙解释道,说到最后连她自己也笑了。马斯纯更是站在一旁冲着他傻乐道:“贺叔叔没想到吧?”
“呃,确实没想到,这,这……合适吗?”贺新不禁挠挠头,尴尬道。
在他的潜意识里马斯纯还是个小孩子,差着辈分呢。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去年还跟郭小东演过情侣呢,他比你还老。”马斯纯抢着道。
“你这死丫头,郭小东是你叫的?你该称呼人家郭老师。”蒋文丽当即训斥道。
她是真把马斯纯当成是自己的亲闺女,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嘴上没个把门的,要是被有心人传出去,可能不尊重前辈的帽子就会被扣到她的头上。
“再说了人郭老师比你贺叔叔大多了。”蒋文丽又道。
“就是,贺叔叔,我跟郭老师都能演情侣,跟你演那就更没问题了。”
小姑娘这会儿还没有象后世那么脆弱,动不动就抑郁症啥的,听到小姨的教训吐了吐舌头,冲着贺新扮了鬼脸,嬉皮笑脸道。
“呃,那成吧。”
……
来到剧组,贺新终于看到了修改后的完整剧本,用蒋文丽的话来说,头一回给他看的是她的亲身经历,而现在的剧本大概七成是她跟她姥爷的故事,另外三成是艺术加工,包括杜撰的小翠这个人物以及和他要客串的武术老师的恋爱情节。毕竟每一部电影总归要有点爱情的元素。
既然朱旭老爷子不在,他待在现场也没啥意思,跟众人打过招呼之后,便带着新剧本回了宾馆,先去看望了一下老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澡,便开始翻看剧本。
不得不说相比之前他看过的相对平实的初稿,这个版本的剧本无疑更加煽情感人。
这是一个小兰的成长故事。
三岁那年因为政治原因,小兰的父母被发配边疆改造,一去就是十年。小兰从那开始就跟八十岁的姥爷生活在一起。
姥爷是火车司机,在清末民初开始开火车,津浦铁路刚开通的时候,他开着第一个火车头从天津来到了小兰的家乡。
因为实在特殊年代,小兰因为父母的关系,再加上她姓蒋,跟那个年代最大的反派同姓,在学校里经常被同学欺负,骂她是“大反派蒋校长”、“狗崽子”。
小兰为此常常逃学,她唯一的朋友就是邻居家的小翠姐,只有小翠姐不会看不起她。有一次小翠姐带她去体校给当武术教练对象送下火的药,无意中她看到那里有练体操的,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網遊之邪雲逆天
之后她在医院看到一张体操运动员的挂历,医生告诉她,这是体操世界冠军蒋绍毅。她也姓蒋,不但不被人歧视,还受到了大家的崇拜。于是她也想要学体操,将来能够和蒋绍毅一样成为世界冠军,从而改变被同学骂“大反派蒋校长”和“狗崽子”的命运。
那时候上山下乡运动还没有结束,城里的家长都很怕自己的孩子被送去农村,想方设法让孩子学个一技之长,好留在城里,姥爷也不例外,特意还请小翠姐的对象武术老师帮忙,送去体校练体操。
书剑盛唐
但是在体校里小兰的命运没有改变,依旧被同学骂她是“大反派蒋校长”和“狗崽子”。因为她个子高,爆发力弱,一直是业余的队员。大家发体操服,体操鞋,小兰就没有,教练教其他的正式队员,就是不教她。
她拉着姥爷去买体操服,可是商店不卖,只有游泳衣,姥爷买回来游泳衣,帮她加了两个袖子,又被体校的同学讽刺挖苦。
看到这里贺新不由感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蒋文丽后来能够考上北电,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学过体操,在形体方面有优势。
剧本中描述了很多小兰和姥爷相处的细节,大概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才是最感人的。
比如描写姥爷他与世无争,乐善好施,经常照顾外面的叫花子。他虽宠爱小兰,但不允许小兰软弱更不准撒谎,戒尺和姥爷的呵护陪伴小兰成长。
为了让小兰能够健康成长,姥爷还模仿爸妈的口气给小兰写信,让她听话,还托火车司机从边疆带回来两个哈密瓜,说是爸妈送来的。
还让小兰送一丫哈密瓜给体校教练,让她好好教小兰,这样小兰就能成为蒋绍毅第二。小兰却偷偷把哈密瓜自己吃了,没有送给教练,也再也没有去过体校。
姥爷喜欢兰花,有一盆在小兰出生时买来的兰花,更是他的最爱。姥爷的朋友告诉他,有位大领导将会路过他们的家乡,大领导最喜欢兰花,他建议姥爷把最好的兰花摆在车站,如果能让大领导看到姥爷养的兰花,小兰的爸爸妈妈就能从边疆回来了。小兰为了让兰花长好,让爸妈早点回来,把姥爷让她喝的麦乳精浇到了花里。
等啊等啊,小兰渐渐长大,姥爷渐渐老去,爷孙俩一直盼着来他们这儿的大领导去世了,那盆兰花也被小兰用麦乳精浇死了,爸妈回来的希望又破灭了。姥爷病倒了,医生说他太老了,全身的器官都衰竭了,只有心脏还不肯放弃。小兰觉得那是因为爸妈不回来,姥爷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
小兰突然间长大了,她笨拙的用所有姥爷照顾她的办法来照顾着姥爷。终于有一天,爸妈来信了,在读信给姥爷听的时候,小兰发现了姥爷的秘密,姥爷模仿着爸妈给她写了满满一盒子的信。
最后姥爷看着小兰在他为小兰做的杠子上翻着跟头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太感人了,也难怪董评说蒋文丽每拍一场戏都要哭一鼻子,亲身经历的事情是旁人难以理解的,纵然如此贺新也是看的热泪盈眶。
至于他和马斯纯饰演的角色只是里面的点缀,马斯纯的戏份稍多,他的戏份重要一点的可能就两场,一场是他和马斯纯饰演的小兰在树下缠绵被拿着手电筒出来抓蛐蛐的小兰撞破。
说实话,要是换个人,他一点压力都没有,但是对方是马斯纯,他都不知道是怎么个缠绵法,实在不好下手。
黃金法眼
另外一场就是马斯纯饰演的小翠下放到农村,因为山体滑坡遇难了。他饰演的武术老师很痛苦,小兰帮他安慰。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才让他回过神来,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拿起手机一看,是董评来的电话。
他赶紧擦了擦眼眶中溢出的泪水接通了电话:“董总,有什么指示?”
“你这家伙,我敢对你有什么指示?我在楼下呢,一起喝两杯吧,也算是为你接风!”董评在电话里热情道。
天人速遞
“好!我马上下来。”
他并没有多想,挂了电话,收拾收拾就下楼了。
来到餐厅,原本他以为既然是接风,肯定还会有蒋文丽或者剧组的那些主创啥的,结果进门一看,只有董评一个人坐在里面。
看到他一脸诧异,董评笑呵呵站起来迎接道:“文丽那边还有夜戏,今天就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看到董评这副做派,贺新难免有些受宠若惊,虽说他也有自己的公司,这两年公司的表现不错,但是跟董评这种上市公司老板,身家几十亿的圈内大佬相比,还差着一个层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