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3pi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22 達成協定展示-71xib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给你什么面子?”
壹葉輕舟半月清
幸福用手抓
梁道长跟外面的孤魂野鬼没啥区别,都不认识阳司这个令牌蕴含啥别的意思。毕竟这个职位第一次出现在阳间,还传到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身上。
“就是那啥!”
我吧阳司令牌揣到裤兜里,信口开河开始忽悠:“彼岸花事件已经被解决了!那个罗大仙和他背后的东西全被我给整死了!然后昨天白天我回了一趟地府,秦广王殿下传授给我阳司的官职,以后关外三省地府势力全部归我管辖。可惜没啥鬼认识我,所以我得打响新年第一炮!”
“那你当阳司跟我有什么关系?!”
梁道长难免诧异,诧异我居然有实力干死罗大仙和他背后的东西。罗大仙实力啥样简直暂可不提,关键他背后的东西足够强大啊!自己活着巅峰的时候到是可以和那背后东西斗一斗,现在纯粹无能为力。
“有关系!”
我从空间背包把镇妖剑拿出来,将生锈锈烂剑锋插在泥土里,信誓旦旦与他说道:“我以后不一定能在松东市长待,现在松东市还很乱!尤其是经历过彼岸花之后!所以我现在希望你能出面主持大局!好好当江南北两岸的鬼刹!这样至少我离开松东市也能放心了!”
“可是你知道我不想当啊!”
梁道长把目光聚集到生前陪伴自己策马江湖斩妖除恶的老伙计镇妖剑上,有些移不开:“阿穆已经让我给复活了,这件事我不想遮遮掩掩,就让你看见了。”
“我以后就想……”
梁道长把目光收回,望向天边月光,垂直胳膊攥紧了拳头,宛如下定决心:“我以后就想着这阿穆在这小院子里直到我魂飞魄散那一天!不想掺和阳间的事!”
“可能吗?!”
我直勾勾盯着他,一点都不含蓄:“你觉得可能吗?先不说这些你复活这女孩是不是违背天地规则!咱就先说说你还能在阳间存在多久?!你的天地二魂已经灰飞烟灭!你人魂体能储存的道行修为也不多了吧!这样的你还能存在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够呛了吧!”
“等你湮灭之后!”
我把镇妖剑拔出再插进泥土:“这女孩谁来照顾!?我是不是有足够的理由镇压她!?死了的人魂魄没有魂归地府本就是我要管理的事!你在,我可以当做瞎子哑巴不闻不问!你不在了!我能给她面子吗?!”
“你敢!?”
梁道长道袍衣袖被愤怒的阴风吹得颤抖。
“我敢!”
我把乙等阴差气息显露在梁道长眼前,双手背在身后,丝毫不留情面:“不要以为你屁股多特么干净!我既然有能力干死罗大仙和他背后的东西!那么我必然也有足够的实力干死你!只是我觉得你的为鬼还算可以!鬼刹让你当总比让其他鬼当要强!”
“你这是在逼我……”
虽然梁道长表面面不改色,但是心中在面对天然与鬼魂相克的强大乙等阴差气时,有点示弱的意思:“没错!你是很强!我生前要是碰到你,可以跟你打个同归于尽!现在的我很弱,我也没弱到非要受你管控的地步!”
话音刚落,梁道长挥动道袍长袖,受他操控的阴差竟然在他背后聚集汇成一个“敕”字,在向我示威。
“我没有逼你!”
我指着镇妖剑的剑拔:“这把剑风风雨雨陪了你好几十年!现在生锈了!但是剑没有破碎!你说你的道心破碎了!可我永远不相信你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决心也随着特么的处对象也没了!”
“前几日我把这把茅山镇妖剑给偷走了!”
我拔出镇妖剑,把镇妖剑抛向他:“现在我把镇妖剑还给你!你要是想出山维护阳间秩序,你就特么接剑!不想的话!你等我走了之后,你就嘎巴一下子把剑给撅折了!我特么一点都不带拦着你的!我就真当你心死了!”
“你……”
全职法师
剑插在他脚下。
我掷地有声继续喊着:“你要好好当鬼刹,以后维护阳间和平立了功,等我回到地府在秦广王殿下面前为你提升一嘴,再给你封个城隍啥的当当!你再想想到时候你是啥样!是不是可以永远跟你这小女朋友在一块了!?”
“话我就说这么多!你要是不干,等你魂飞魄散那天到了!我亲手干死你这小女朋友!你要是干,我就继续容忍她存在!不要觉得我很弱!我现在干死你俩跟特么玩差不多!好了!我数三个数,你自己选择吧!”
“一!”
“我……”
梁道长犹豫了,因为我所说确实是实话。
他还有些茫然,看看昔日的“老伙计”,又看看自己的心爱之人,难以在短时间内下定主意。
“二!”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通天仙道 半条小狼
我召唤出一只鬼王面具戴在左手上,搓出个恐惧值丸子,转身背对梁道长,看向那女子。
“你等一下!”
梁道长出口想阻止我。
“三!”
我没搭理他,双脚用力跃起扑向那女子,准备把恐惧值丸子砸进她胸口。
“我答应你!”
君颜再归
“辛辣天……”
我在他看不到的角度下浮现笑容,把恐惧值丸子砸在泥土里,炸出一个直径半米坑洞,没伤害到女子。拍拍手再转身面对他:“哈哈哈!我就特么跟你开个玩笑!我怎么能伤害女孩子呢?女孩子那么可爱!”
“阳司给你当,真合适啊!”
梁道长用彼岸花做的双手拔出镇妖剑,浮空以剑仙姿态持剑向前,准备试试我的尽量。
“你们看我像不像鬼啊!?”
我巍然不动,双击太阳穴召唤鬼王面具。
“鬼……”
梁道长攻势戛然而止,从空中摔落到地面,难以相信自己在一瞬间居然会抑制不住内心恐惧,甚至脑袋开始迷糊,意识在一秒钟之内如同陷入泥潭中无法自拔。
“我说了,我要干死你,易如反掌。”
我收回鬼王面具,居高临下看着倒在地面的梁道长:“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我感觉有你在,关外三省以后会更乱了。”
梁道长毫不隐晦说出肺腑之言。
我嘴角抽搐两下勉强笑了笑:“总要有人把这趟浑水给清理干净,时代也变了,哪还像二十一世纪之前啊!新时代新气象,人变了,仙边了,鬼也变了。”
“是啊!”
梁道长杵剑而起:“我这旧时代的遗物也要随着新时代进步了,要不然以后就会被淘汰了。”
“就这样吧。”
“好,那接下来你要干什么去!?”
浮沈仙路
“阳司这个名号现在没有几个鬼认识,也没有特么的鬼给我面子!我要把这个名声打响!让那些图谋不轨的鬼在害人之前得好好寻思这事儿能不能干!干了就得付出魂飞魄散的结果!当然,也有例外……”
兴许是我没建立好关于善恶世界观,梁道长在之前那件事上也知道我的为人,所以便有了顾虑:“我感觉我这个鬼刹,有你这么个阳司在,不太好当啊!”
“哈哈哈!那就祝咱俩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我跟他握了握手后,从后院左侧围墙跳出了院子,奔赴下一个战场。
其他那些个蓝色光点,在我反复奔波中花费三个小时全部解决,或是超度或是斩杀或者镇压。
整个路南区一下子清净不少。
统共也奖励给我四件道具装备。
早上四点四十五,黑夜即将破晓。
我没有踏上回家的路,找到一家可以不用身份证的小旅店,开了一周的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
我没有回家,没有主动老姐他们。
白天蛰伏,夜晚出击。
在夜幕之下教导那些恶鬼该如何做鬼。
乙等阴差的实力确实够用,江南岸的四个主城区哪怕是孤魂野鬼,听到阳司名号。
想到的第一件事。
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