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48e火熱都市小说 我有百億屬性點 txt-第708章 生氣的白凝熱推-36i40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董大虎听出罗天没有杀他的意思,接连叩首。
“小时候老人总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一次,我是真的碰到仙人了,往后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罗天闻言微微点头,指了指还在地上昏迷的年轻官差道。
“这小子也要好好管教,碰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动步,一点出息都没有!”
董大虎听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眼下,白凝的身份不言而喻,之前的一切作态,如果往严重了说都是一种亵渎,好在他们也只敢嘴上叨叨,没敢真的实际做些什么出格的时候出来,否则,白凝也不会这么好脾气的没杀他们。
“白凝师叔,你看他们也已经知错了……要不然……”
罗天先一步问道。
白凝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后,淡淡道。
“话都被你说了,我还用说什么吗?自去吧,不要让我再碰见你们作恶,否则,定不会再留你们性命!”
说完,白凝一摆手,满屋子的冰霜在刹那间消融,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董大虎见此,跪地拜谢一通后,才扶起昏迷不醒的年轻官差,离开了房间。
人都离开之后,房间内就只剩下罗天和白凝两个人,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罗天有些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挑了挑眉,来到白凝面前,轻声问道。
“白凝师叔,你饿不饿?”
问出这个问题时,罗天就已经后悔了,果不其然,白凝不屑的看了罗天一眼,淡淡道。
“凡俗粗物,你想让我吃这些糟糠吗?”
罗天顿时没了语言,一句人与人之间拉近距离,关心的话,从白凝的嘴里说出去,却觉得是侮辱她……
罗天脖子一梗道。
“白凝师叔,你说现在也不是在灵池了,你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公主呢。讲道理,我们这是去天离城调查,你说,就你这气质,还不等人走近,天离城里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这完全不靠谱!”
白凝听后微微蹙眉,淡淡的回道。
科技大仙宗
“那又如何,不过是凡尘小城而已。”
罗天微微一笑道。
“是,不过是一个人间的小城市,对你来说没什么。但是,对天离城的众生来说就不一样了。之前董大虎的话你也听到了,天离城这件事透着古怪,似乎是有人早有预谋,绝对不像是政权更替产生的斗争。如果真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那还调查个屁啊……”
“嗯?”
白凝眉头一皱,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
阴缘结 桑鲤
總裁的閃婚小嬌妻
罗天连忙摆手道。
“得得得,我的意思是,那就没得调查了。不等我们进天离城,如果真有其他修仙者插手天离城,我们也会被挡在天离城外头,被所谓的正道人士用修仙者不得插手人间事物为由,将我们拒之门外。到时候怎么办?难不成,你还硬闯?”
白凝也不是傻子,之前只当是下来调查而已,没想到,天离城的水还挺深的,经由罗天这么一说,白凝也觉得有一些棘手,不由斜眼看向罗天道。
“看你说的振振有词,如果有什么主意就说出来,犯不着在这里卖弄!”
要论人间的事情,白凝还真没信心能比罗天了解。
常年在灵池,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也难得下山一次。
这一次下山,离上一次,按白凝的回忆,起码有一个甲子了……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沧海桑田,人间的变幻,并不是常年住在灵池的白凝所能理解和轻易融入的。
罗天听后嘿嘿一笑道。
“倒是有一个主意,不过,你听了别生气。”
白凝横了罗天一眼道。
“在你眼中,我就这般不讲道理么?若是有好办法,我为何要生你的气?”
罗天见状一拍手道。
“那就好办了。其实,要进天离城,还不露声色,不露马脚,主要还是在你身上!”
白凝微微思考了几秒钟,便理解了罗天的意思。
“你想我怎么样,直说便是!”
我是超级奸商
炮灰不想說話 充電插頭
罗天笑嘻嘻道。
“也不难办,你的模样实在太美了,这首先就不能忍。人间的姑娘都有人气,你这张脸一看就是仙气,与众不同。”
白凝听了,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罗天见此心头感觉好笑,“这世界上的女人都一样,没有谁愿意被人说丑的,长得漂亮,还要夸的别出心裁,罗天啊罗天,你真的太辛苦了!”
“不过,咱们就是灵池的人,所以嘛,这个面纱太显眼了,你带个遮面的斗笠如何?”
白凝没有多想,点点头道。
“可以。”
罗天又继续说道。
“还有就是称呼,虽然你是我的师叔,但是,在人间,你的模样,看上去比我还小,叫师叔岂不是奇怪?”
白凝也没多迟疑,同意道。
“叫名字即可,不过,我永远是你的师叔!私下,自然要放尊重!”
白凝瞪了罗天一眼,好像是在提醒他似的。
罗天连连点头道。
“那是自然,你就叫我名字就行了。轻易之下,也别用仙气,这玩意,如果有人暗中窥探,很容易就看出问题来。我之前下去找吃的,找掌柜的要了一副地图,咱们边城离天离城也不远,一路上,坐马车也可以,骑马也行,一天的时间就能到,你看这样行吗?”
白凝闻言满意的点点头道。
“算你有心了,你安排吧。”
罗天这时却手一伸道。
“这一路上花费不小,我身上可没钱。”
白凝见状手一旋,将剩下的一大块金子甩了出去,落在罗天的手掌上,好在罗天反应快,要不然还真被一块金子给甩飞在地上了……
罗天抱着大金块,咧开嘴笑的无比开心。
“真大!真大啊!”
白凝没好气的白了罗天一眼道。
“区区俗物,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罗天没理会白凝的鄙视,抱起金子就咬了一口,立刻竖起大拇指道。
“上等的金子!好东西!”
白凝见此不由摇了摇头,对罗天贪财的模样非常不理解。
罗天也不在乎,这金子要是都抱不稳就纯属有病了!
当即,也不理会白凝的目光,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地上将董大虎他们没带走的刀捡起来,对着金块就是一顿乱削,直到变成碎金子,罗天又不嫌麻烦的把他们聚拢,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袖袋,装的满满当当,之后更是藏进自己的内衣之中,一拍胸口,颇为满足的砸吧了一下嘴,若有所思的望着地上因为刀劈残留下来的金渣子,满脸可惜道。
“可惜啊可惜,如果有小扫帚,这些金粉也可值钱了!”
白凝见状差点没暴走,没好气道。
“倪安云,你如果找不到事情做,就去睡觉,在这里敲的叮当作响做什么?!”
罗天抿嘴笑道。
“白凝师叔,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些金粉可够普通人家一年生活了!”
都市之紈絝兵王 懶人的小六
白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要发怒的心道。
“倪安云,你已经是仙门弟子,这些柴米油盐,往后你也不需要去考虑了……”
罗天却连连点头道。
“那不行,节约是一种美德,就算我成了仙尊,这金子还是这个价,还是这么值钱!”
白凝差点没被罗天气死,指着罗天大骂道。
“就你这样,贪恋人世间的俗物,所谓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如何成的了仙尊?”
罗天却满不在乎道。
“就算是过眼云烟,我也想捞一把,总比碰都碰不到的强吧?”
白凝被罗天的理论搞的有些心烦意乱,当下也无心去修炼,坐在塌前,蛾眉耸起,教训道。
“你一旦修行之后,寿命会比凡人长千倍万倍,那时,这些东西对你一点作用也不会再有。等你辟谷之后,日月精华,草木仙气皆能维持你的生命,何须再食五谷杂粮,更不会有百病缠身,你觉得,这金子对你来说,还有用吗?”
罗天想都没想道。
“有!”
白凝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失望之色,摇头道。
“宗主早前在大殿之上说过,修仙更是修心,不管你的天赋高低,就凭你现在的心境,往后也难成大气!”
罗天眉头一扬道。
“无所谓,我本来也不是一个修仙的材料。”
白凝只当罗天说的气话,冷声道。
“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不如,早早的向宗主告罪,离了灵池,在人间慢慢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如何?”
罗天却认真的摇摇头道。
“暂时还不行,不过,我这辈子最大的目标就是,美女银子常伴左右,有事美女做,没事陪美女,潇潇洒洒,快意一生。哦,对了,祖传手艺不能忘,作为国医圣手,妇科之友的我,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如果有条件,开一个小医馆就行,每天限量接待十个人,对,只能是女的,男的我治不了~”
说起这个,罗天满脸的期待,不等他幻想到美女绕膝的日子时,就听到白凝一声怒斥。
“无耻之徒!”
罗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显得十分无奈。
“这怎么就无耻了?”
“你简直……简直是俗到骨子里了!”
白凝气愤的说道。
“俗不可耐,脑子里装的都是污秽!”
对罗天选择性治疗,只为女人治病的说法,白凝对此十分鄙视,已经把罗天当成了流氓看待。
罗天自己反而像没事人一样,笑嘻嘻道。
“术业有专攻嘛,本人主打为女人治病!”
白凝对罗天厚脸皮的程度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说罗天这是重女轻男,有性别歧视吧?
罗天再一次成功的把白凝气的说不出话来,自己还像没事人一样在房间里踅摸了好一阵子,然后朝白凝一龇牙道。
“你那个啥,身上还有金子吗?”
白凝听了只觉火大,忍无可忍之下,大吼道。
“没有!滚!”
罗天听后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指着白凝道。
“好家伙,你居然爆粗口!”
白凝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波动有点大,几百年来都淡薄的性子,愣是被罗天气的直接骂人,也免不了有一些尴尬和紧张,眼光略微闪烁道。
“我……没有……你听错了!”
僵硬的样子,像极了被人抓住正在偷吃零食的小孩子。
也难怪白凝被罗天欺负,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在罗天没来灵池之前,白凝的生活平淡如水,通常除了和花蕊多说几句话,也都是关于培育植物的事情之外,这些天来,罗天的存在,让白凝说的话,比以往一年都多。
游方道士
最让白凝难受的是罗天那奇葩的价值观,偶然新奇的脑洞,无一处不是挑战人的常理……
也正是因为罗天跳脱的性格,才让白凝关注他比其他弟子要多些。
眼下,两人更是被指派下山一同共事,这刚走出山不久,又是受伤,又是被劫,罗天的种种表现,没有一点身为弟子的自觉,倒让白凝感觉,自己像是个陪衬,陪着少爷下山游玩来了……
“好家伙,仙女爆粗口了,没人好奇吗?我今天摆个摊,在门口放块牌子,写上,仙女爆粗现场,一个人就收一吊钱,我今天能赚个盆满钵满!”
白凝还真怕罗天把这事干出来,不由瞪大眼睛道。
“你疯了吗!你要是敢做,我就敢把你扔出去!”
罗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摇晃着脑袋道。
“对,还有仙女发怒,那门票得多收点……”
白凝知道罗天这是在逗趣,也免不了一阵气急,手掌一伸,眼见就要动手时,罗天连忙举起双手道。
紋神修道 斬月
“白凝师叔,圣人都说以理服人,你怎么老是说不过就动手?骂人是你吧?发脾气还是你,最后挨打的是我,你不觉得,这事有些不公平吗?”
白凝冷淡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咬了咬牙道。
“和你有什么公平可言!”
罗天两手一摊道。
“那我就没话说了,反正我现在也打不过你,要杀要剐,我躺好便是。”
说完,罗天往地上一趟,甚至从一旁将砍了金子的大刀拿起来,递到白凝的面前,两眼一闭,一副要杀便杀的英雄模样。
这也是罗天瞧准了白凝不会动手才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