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skx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707章 關平要當強盜推薦-jcx4u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大祭酒真乃神人也,这都能算的出来,在下佩服。”
马岱颇为郑重的拱手,对于有本事的人,他是极为尊重的。
“哈哈哈。”赵达摸着胡须笑了几声道:
“将军,此事都不用算,你脸上的愁容那可不是一般的重。”
马岱瞪大了眼睛,傻了。
王舞
原来不是算出来的!
是真的看出来的!
马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当真有这么明显吗?
方才他进门已经收拾好脸上的情绪,尽量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倒是我孟浪了。”
马岱尴尬的笑了笑,对于赵达的好感进一步加深了。
至少人家没有利用这点,来装作他是世外高人的样子。
如此看来,人家是真有本事,不屑如此做。
真乃高人!
“无妨。”赵达摸着胡须笑道:
“其实昨日师君他来过我这里,我倒是提前卜算了一挂,卦象显示,凉州有人会来求援。”
“哦?”
马岱又换上了震惊脸。
原来如此。
“没想到你昨日竟然就到了,是师君没有立即应下你的要求?”
“确实如此。”
前妻別來無恙 醉心裳
“将军不必忧心,师君他必然会派遣兵马去协助你等。”
马岱闻言大喜,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可真是太好了。
关西诸将,经过渭水之败,降的降,死的死,剩下的元气大伤,只能苟延残喘。
更何况经此一役,自家大哥马超觉得,这些人当真是靠不住。
尤其是韩遂,精明了一辈子,偏偏老了之后,就变得如此愚钝,狂妄!
这个老匹夫,不足与他相谋。
还有韩遂的女婿阎行,怕是早就憋着投了曹操的心思。
日后难免会在己方背后捅一刀,这也是马超不想跟韩遂在厮混的缘由。
如今放眼整个天下数来数去,只有汉中的张鲁能够帮上自家。
在远一点的刘备虽然也能帮得上忙,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若是张鲁能够让刘备的人马过境,那可就太好了。
“大祭酒,我还有一事想问。”
“你说。”赵达用茶壶给马岱续杯。
“我若是请求张师君与刘玄德联合,能否成功?”
赵达倒茶的动作为之一顿,开口道:“将军何以有此想法?”
“我叔父马寿成与刘玄德乃同为衣带诏忠臣,双方之间自是有联系,
可惜我叔父病重而亡,不能与刘玄德联手抗曹。
如今我听闻刘玄德领兵数万进入益州,前来攻打张师君,
可若是想要从益州出兵,不经汉中不行,故而有此一问。”
赵达放下手中的茶壶,捏着胡须想了想。
通天武道
此事倒是极为难办!
首先双方之间信任是个问题。
再一个自家主公不可能大规模出兵帮助马超。
经过汉中,双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那将会是后路被断。
投靠张鲁,万一张鲁扣押众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些事情风险都极大!
马岱神色紧张的看着赵达,赵达一时间也不好说些什么。
他眯着眼睛想了想,放下手中的青瓷小茶杯道:
“将军,人心善变,最难揣摩。”
“这我是知晓的。”
“莫不如待到师君他同意你的结盟之事后,你再与他提一提。
兴许这个时候就能应下,但总归刘玄德那里,还需要你自己去说。”
“如此,我便心中有底了。”马岱颇为激动的拱手致谢:“在下就不打扰大祭酒清修了。”
超能作弊器 愚任
“哎。”赵达却出声挽留道:“将军就不问问结果如何?”
“啊?”
马岱瞪着眼睛,实在是被震撼到了,当真什么都能算?
“那战事结果如何?”
“凉州终究会被曹操攻破,马家有灭门之祸。”
马岱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他早就想到了。
从渭水之战失败后,关西诸将的实力大损,如今又各自为战,西凉兵马便不能独存。
“我是知道的。”
“心里有数就行。”
盛宠一世歌
“多谢大祭酒,我走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马岱起身离开,无论如何,也得拼一把,方知结果。
“将军缘何就不问破解之法?”
“啊?”
马岱的脚步又停了下来,实在是他以前没怎么接触过这种玄学的问题。
他前来询问的主要问题已经解决了,没想到大祭酒竟然有买一送一的活动。
所以他的大脑一直都处于懵逼的状态。
“那大祭酒,可有破解之法?”
“择一雄主,方可免去灾祸。”
马岱懵懵懂懂的从赵达的院子里出来,一时间百感交集。
八月冷炽攻防战 丫米
择一雄主?
当今天下,还有谁是雄主?
投曹操显然不可能的!
刘备?
马岱正在思考间,就见驿馆的亲卫前来说,张鲁派人请他过去议事。
马岱精神一禀,开始往回走去,大祭酒跟张鲁的院落挨着。
双方见礼之后,张鲁直接说出来了愿意与马超结盟,并且准备派遣杨昂率领万人兵出南郑,进入陇右。
“多谢张师君。”马岱面上还是流露出感激的神色。
阎圃暗暗叹了口气,皆是曹操攻打汉中便又有了借口。
杨松摸着胡须看向叹息的阎圃,心中得意的很。
“哎,你我两家相互帮助,何来言谢。”
马岱想了想,开口道:“张师君,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将军请讲。”
马岱拱手道:“张师君,世人皆知,曹操与刘备乃是生死之敌,我叔父与刘备乃同为衣带诏旧臣,奉诏套逆贼。
可惜我叔父病重故去,如今只剩下刘备一人。
我大哥想要继承我叔父的遗志,奉诏讨伐逆贼曹操。
如今刘备进入益州,我在想能否让他出兵经过汉中,进入陇右,协助我大哥拿下关中。
经过渭水一役,关西诸将损失惨重,如今各自为战,怕是难以抵挡曹操大军。”
“主公,此事绝对不可。”阎圃正找不到借口呢,当即站出来反对道:
“万一马超与刘备联合起来,吞掉汉中,岂不是同刘璋一样,引狼入室。”
阎圃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他们两家把自家给算计进去了呢!
张鲁摸着胡须想了想,此事也不是不可能。
杨松当即站出来反对道:
“主公,汉中地形实为险固,四岳三涂皆不及也。
况且有精甲数万,临高守要,一夫挥戟,千人不得进!
师君在汉中一呼百应,深得民心,刘备若是敢在汉中起乱子,我们也能按死于萌芽之中。
故而阎功曹说的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中。”
马岱也急忙补充道:“张师君,我想刘备也不会把手中人马悉数派出,预计讨要两三千人马即可。
我大哥主要是想要打着衣带诏的旗帜,聚集更多力量,反抗曹操,夺回关中!”
两三千人马!
一听这话,张鲁的心顿时就放下来了。
这点人能成什么气候?
阎圃却还是开口道:“主公,此事万万不可答应。”
“师君,此事必须要答应,乃是一石二鸟之计。”
张松颇为兴奋的道:“必定会让二刘之间发生裂缝,届时。”
张鲁当即站起身来道:“孟池,你说什么呢!”
其血玄黄
“小的失言。”
杨松急忙认错,不在言语。
张鲁走了几步,握着马岱的手道:
“将军,我差遣杨柏随你一同入蜀,面见刘备,三家结盟之事,你看可好?”
马岱点点头,对于张鲁的谋划,他心中也是清楚的。
刘璋与张鲁乃是世仇,双方互有攻伐。
益州乃是天府之国,张鲁不惦记那是不可能的。
“如此,事不宜迟,我就不留你了。”张鲁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枚玉牌道:
“将军可持此玉牌直出阳平关,无人敢拦。”
“多谢张师君。”马岱接过玉牌。
“杨柏何在?”
“末将在。”杨柏出列拱手道。
“我命你跟随马将军扮作客商,一同前往葭萌关,待到我写一封信,诉说与刘玄德结盟之事,明日出发。”
“喏。”杨柏领命。
马岱自是退下。
等到人走之后,杨松当即拱手道:“未曾想到马岱竟然主动提出来,可是帮了我们大忙。”
“主公,此事还需要从长商议。”阎圃觉得还是有些不妥。
刘备既然敢领兵三万进入益州,那便是有把握用三万人马打下益州。
其麾下将士想来皆是精锐之士。
“主公,我倒是觉得阎功曹意有所指。”杨松瞥了阎圃一眼道:
“无论此事成与不成,皆是能挑拨二刘之间的关系,为何不做呢?”
张鲁听了之后,心中觉得杨松说的对。
总归向刘备释放善意,在扩散出去,定能够引起刘璋的怀疑。
二刘发生内斗,那是有利于自己占据益州的。
这一直都是自己等待的机会,阎圃怎么就总是唱反调呢!
难不成他真的是心向曹操?
“此事我意已决,勿要再言。”张鲁摸着胡须道:
“杨昂且先整顿军马粮草,到了陇右,务必要扬我军威!”
“喏。”
张鲁等人商议完毕,各有各的算计。
马岱也会同杨柏扮作客商,一同前往葭萌关。
~~
关平领军千余人,沿着阆水,进入巴西郡。
照例拜见了巴西郡太守庞羲。
这位昔日的东州集团的领袖庞羲,对关平的态度算不上好,说近日染疾,派遣功曹龚谌代他招待一番。
关平送了百张纸,顿时就让龚谌心怀怒放,对关平的观感大为提升。
天下名剑 莫惜朝
这礼物不在多,而在于稀有,市面上想买都买不到。
并且给他指了一条前往汉昌县的近路,不用沿着阆水前进,可以省去许多时间。
关平带着人继续上路,在巴西郡走了二百里,到达汉昌县。
整个川中是个大盆地,而汉昌县位于大巴山米仓山的南部。
恶魔王爷缠不休
地势上北高南低,故而关平总是在走上坡。
到了汉昌县,对于关平这支千余人的队伍,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如今这里成为法外狂徒的聚集之地,山贼几十人就能成为一股。
人多,说明不好惹。
大家才会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跟你谈谈生意。
再一看,关平这支队伍刀剑弓弩齐全,打出的是刘备的旗号。
这还是三巴各地聚集在此处的人,第一次见。
但刘备的名字,随着说书先生的传播,也渐渐被益州人所知晓。
城外一片黄土,空气中弥漫着干旱的味道。
汉昌县正在经历着春旱,对此,本地人早就习惯了。
关平领着牛车马车在外面宿营,并没有进入城内。
待到一切安稳好之后,第二日,他在带着数人进入城中,拜见汉昌县县长句枝。
句枝出了县衙迎接,对于刘玄德之名早有耳闻。
如今听到他的侄儿关平前来,也是一阵诧异。
不知道有何来意?
二人见礼之后,进入厅内饮茶。
蜀中的饮酒量不大,完全是被茶所顶替了大部分的引用需求。
“不知关小将军此次前来汉昌,有何要事?”
“没别的,就是想要做些买卖罢了。”
关平示意旁边的侍女退下,用不着往茶中添加辅料。
“哦,极好的事。”
句枝点点头,做买卖好啊,只要不闹事,还能上税。
“不知关小将军,想要贩卖何物?”
“盐、纸张。”
句枝眨了眨眼睛,这不就是相当于把三巴的盐拉到汉昌来卖吗?
三巴各地也是产盐的盐井,根本就赚不到钱。
至于纸张,还不如在成都买,还能获利众多呢。
这里那都是板楯蛮、巴人等夷王的地界,认识汉字的极少。
听关平这话,怎么跟不同商贾之道一样,就心血来潮的想卖东西?
“关小将军怕是来错地方了。”句枝摇摇头,苦口婆心的道:“这等东西,在这卖不出价格来。”
关平也是笑了笑:“此地商贾可多?”
“多。”汉昌县自是要收商税的,而且还是大头。
就这个地方旱涝交替,春旱、夏旱、伏旱相继出现。
大雨、暴雨、大风、冰雹时有发生。
想要种稻子,难上加难,不过一年当中能够收些稻米,便能成为贡米,上供朝廷。
所以全靠过往的商旅上税。
“那我没来错。”关平端起茶杯笑了笑。
句枝心头猛然浮现不好的一幕,那就是关平他不是来着做生意的。
是来打劫那些过往的商旅!
“关小将军,行那强盗之事,怕是不妥吧?”
句枝心中涌起不好的念头,战乱一起,商路断绝,那还有何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