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a8v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ptt-第七百四十四章 戰場絞肉李元霸推薦-m8jj2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马车冲破林间的刹那,车辕磕碰石块、坑陷,车厢剧烈起伏,绷紧的绳索拉紧马匹,飞踏的蹄子扬了起来。
唏律律——
马匹受惊失控,驭车的身影陡然看到前方一个少年,急的大吼:“让……让开啊!!”
战马冲撞了上去,下一刻,疯狂碾过路面的马车忽然像是静止了下来,悬停在半空,连带拉扯缰绳的车夫微微张着嘴,出口的话语卡在喉咙半截。
“呃…..”
超時空英雄
车厢帘子拉开,一个女子微仰着身子,攀爬的钻了出来,“大兄,是不是卡坡上…..”
另類醫道
那车夫,身形粗壮,满脸虬须,迟疑了一下,朝女子摇摇头,捏着缰绳的手,本能的朝下面指指。
车架连带马匹向上倾斜,马匹与车桥的间隙下方,两条纤细的胳膊,一手握着两只马后腿,另只手将整个车厢给托了起来,就那么举在半空。
女子看着车桥间隙下的毛茸茸脑袋,从震撼里回过神来,“这个少年好大的力气!”说话间,注意到毛茸茸脑袋上一撮小黄毛,俏脸泛起欣喜,使劲拿手去拍打粗汉的胳膊。
我的世界你最闪亮 玖月冬雨
重生影后传奇 木雨相
“是他…..是他…..”
“谁?”男人疑惑回过头,身后的女子已经跳下了车撵,那边举着马匹、车架的李元霸听到动静回过头,皱起浓眉,“这马车是你的?嗯……你有些眼熟。”
说着,双臂向旁边挪去,手里抓握的马腿、托举的车底平稳的放下,挑了挑下巴,想起师父的教导,放缓了语气。
“眼熟归眼熟,你纵马撞我,怎的也赔个不是!”
然而,女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车撵上的大汉:“李府的小公子,你忘记我们了?”
见李元霸摇头,干脆回到车上,半个身子探进车帘里,将一具昏睡的身体拉扯出来,露出面容的瞬间,外面的少年这才想起来。
“他不就是那日在太原被我砸晕的那个?叫……想起来了,叫李靖!”
见是熟人,李元霸也息了追究的心思,就是有些好奇他们怎么来了这边。
“你们怎么到这里了?”
这届病人没我疯
那女子心里也急,自己男人自从被砸后,昏昏沉沉也有月余不见好,干脆去长安寻那国师医治,便一起出了城,好不容易出了太行山,又遇上追兵,一行人被冲散,也不知如何是好,眼下遇上这个天上怪异的李府小公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口气将遭遇说了出来。
“我们是跟你爹娘还有李二公子一起逃出太原的,来到晋地,没想到碰到梁师都的军队,被追散了……哎,小公子,你去哪……”
没等她话说完,那边的李元霸脚下一挑,那柄陷进泥土的巨锤呯的落进手里,抗去肩上,头也不回的就往前面飞奔,嘶吼一声。
“救我二兄和娘!!”
站在车撵上的红拂女看着少年跑远,心下终于稍稍有些踏实了,“看不出来这位李府的公子,怎么有孝道。”
踏踏….踏踏踏……
神奇寶貝之真嗣
身形飞奔过林间,落下、抬起的步履掀起一片片落叶、泥屑,悬在身后的锤身摇摆,轰轰啪啪的来回撞击两侧的树身。
淌過歲月靜靜的河 永安
“娘的…..终于让我逮着架打了。”
林荫前方,有着天光盛亮,冲出的一瞬,响起马蹄、人声喧哗,远方的景象在李元霸眼中展开,四辆马车拖着烟尘奔驰过原野,身后两侧十多道人的、马的身影护卫,不时发出焦急嘶喊。
女王殿下的静然薇恋
身后,雷音震动大地,数十匹战马拖着马背上的身影举着长矛沉默追击,有的挽起弓箭,弦音颤响的一刻,箭矢在天空划过轨迹,落去奔逃的车队里,有奔走的人发出哀嚎,中箭倒地。
“别管伤者,进那边林子。”
————
屈元凤嘴唇一圈黑须,面容显出憔悴,看了眼后背中箭的一个士卒,反手抓过马臀的箭筒,抽出一支箭矢挂去弓弦,战马奔涌间,侧身回转,拉满弓弦就是一箭射出。
咻~~
時光若記流年傷 水聲泠泠
箭矢呯的穿透后方追袭而来的一个骑兵胸甲,后者像是没事,直接掰断箭杆,抬手挽弓还击,箭矢被屈元凤侧面伏身躲开的刹那间,就听前方响起李世民的声音。
“元霸!!!”
这声令他看去的同时,前面马车里,李渊‘哗’的拉开了车帘寻声看出来,一道瘦弱的身影拖着一个巨物直接从眼帘闪过,旋即坐回马车,朝紧张的妻子说了声:“是元霸。”伸手就拉去右侧小窗的帘子,向后望去,然后眼皮都跳了一下。
视野望去的儿子的身影,迎着追击上来的一个骑兵,掀起肩头的大锤,硕大的锤身划过一道轨迹,狠狠砸在冲来的马头、人身上,鲜血瞬间冲天而起,奔涌的蹄音戛然而止,连人带马吭也没吭一声硬生生扑去地面,砸成一滩烂肉。
“敢追我爹娘!!”
李元霸双脚一沉,拽着锤柄原地又是一甩,嘶吼声里,卷起风雷般的呼啸,怒扫开来,旁边越过去的一个骑兵皮肉骨骼迸裂,已经侧飞了出去,轰的砸在同伴身上,那是皮肉碰撞的闷响,翻滚成一团,粘稠的鲜血,血肉沾合一起,分不出哪里是人的,哪里是马的,盔甲、兵器洒落一地。
鐵血帝國
“敢追我二哥!”
又是一声暴怒的嘶吼,空出的左手向侧一抓,将刺来的长矛握住掌心,向下一拽,将马背上方的骑士拖下来,抬脚重重跺下,铁盔与里面的头颅啪叽一声,直接扁瘪下去。
“哈哈哈!!!好爽!”
收回脚,李元霸满脸血浆,狂笑声里,提着长矛,巨锤像是恶魔般站在一片腥红里,疯狂的与冲来的数十起硬刚。
夏日光芒,车队还在远去,骑马的两人目瞪口呆的停下来,看着那边与数十骑厮杀成一团的少年,骑兵人马分离高高掀去天空,后方的再次冲上去,随后金铁交鸣的击打声响,身影又炮弹般飞出贯穿几骑,将人一一撞翻下来。
不到片刻,就只剩一手持毛,一手持锤的瘦弱身形沐着阳光,孤零零站在那里。
屈元凤饶是见惯了道法神奇,可这般血腥残暴的杀戮,是头一次见,愣愣的侧了下脸,看向身旁的李世民。
“你们真是亲生兄弟?我有点不信。”
这时,两人视野尽头,越过对面李元霸的身影,更前方,轰隆隆的脚步声、马蹄声齐齐响,在天与地之间呈一条海浪线席卷而来。
“元霸,快走!”
李世民担心兄弟,抽了一下马鞭,纵马冲了过去,话语传去那方,李元霸打出了凶性,根本没听二兄的嘶喊,长矛插去地上,铁锤也立去地面,拉过一匹无主的战马翻身骑上去,刚拿起巨锤,身下马匹凄厉嘶鸣一声,四肢大喇喇向外叉开,趴去了地面。
还有一滩尿渍不停的顺着地面蔓延,这是给骑尿崩了。
身后马蹄声逼近,李世民侧身低伏,探手一把抓住还在站在尿崩的战马旁边的少年,将他提上马背。
“跟我回去!”
一转马头,疯狂向后飞奔,趴伏二兄面前的少年,看着被落在原地的兵器,伸手抓握的大喊:“我的锤!我的锤!”
拉远的视野间,立在地上的巨锤动了动,随着李元霸伸出手的方向,压着地面飞快滑行而来。
跟着一起远去前方林野。
不久之后,西面天云划出绚丽的霞光。
远方繁华的长安,东南芙蓉池,万寿观里点亮了灯笼升去檐下,山门外前前后后忙碌的工匠停歇下来,擦去脸上汗水,仰起脸,望着矗立一片彤红里的神台,他们终于赶在今日黄昏前,将所有雕琢赶工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