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8su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ptt-第四百六十二章繼續露一手熱推-85wyl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吃完饭之后,时间还早天色刚擦灰,高刚提议去部队的靶场练练枪,消消食,当然没有人拒绝。
这明摆着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冯阳光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都想看看他其他本事。
果然,在进靶场之后,七个人总共也没打几下,就叫冯阳光露两手。
天龙战神
冯阳光当然不虚,开始彰显自己的技术,证明自己的价值,他的精通级枪法已经饥渴难耐了。
小声逼逼:最主要原因是能装逼。
首先从最小的手枪开始表演,20米以内指哪打哪,说打上眼皮就不打下眼皮。
七人震惊且懵逼。
步枪,百步穿杨。
七人震惊且懵逼。
***,千米以内枪枪十环,一千四百米以内虽然不是枪枪十环,但偏差不是太大,夜晚射击本就有难度,已经超出所用的狙、击枪有效射程,再远的话已经超出靶场的最大距离,所以没有试。
不过七人敢肯定,冯阳光的枪法还不止如此,简直是大开眼界,他们从刚开始的震惊,最后变得习以为常。
等冯阳光打完枪之后,时间已经来到十点多钟,实在太晚,要是平常熬个夜没什么,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随时可能来消息,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进行其他内容,毕竟此刻转态很重要。
六人带着脑袋里满满的震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冯阳光则是跟着高刚走。
瞬间八个人散了只有两人。
灯光下,冯阳光站在高刚左边,踌躇了一下,开口道:“高队,要不我就在外面的酒店旅馆将就一晚?就省得麻烦你了。”
他主要是怕去到高刚家里不太方便,高刚看起来恐怕是三十,快四十岁的人了,肯定有家室什么的。
高刚做警察这么多年,已经是个老狐狸了,能看从脸上的表情包看透别人在想什么,当然看得出冯阳光在想什么。
高刚含蓄道:“你忘了,郝部长可是把你全权交给我了,而且我那就我一个人,有的是空房。”
高刚都把郝部长搬出来了,冯阳光也只能听从高刚的吩咐了。
“那…好吧。”
出了市局的大门,走了不过一两公里拐进一个小区里,随后,走进一栋房子里,上了楼。
咔嚓!
高刚用钥匙打开了门,顺手开了灯。
“进来吧。”
冯阳光走进屋里,四处张望了一下,灯火通明,充满现代气息的房间,“嚯!高队,你这里不错啊。”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就是有点冷清。
“那必须滴。”高刚自夸道,随后高刚走进厨房中,“随便坐,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喝点什么?”
江南雨自默默 蜗牛郑
“矿泉水就好。”
冯阳光顺势坐在沙发上,突然看到桌子中间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照,忍不住开口道:“诶,高队,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单身呢,没想到你结婚了啊,还有个可爱的女儿。”
这时高刚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原本空着的手上多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听啤酒。
高刚把矿泉水递给冯阳光,满脸自豪道:“对,我女儿叫贝贝,不错吧,怎么样像不像我。”
冯阳光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调侃道:“你得庆幸这小姑娘没太像你,要是像你一样脸黑,她长大了岂不得恨死你。”
“嘿,你这小子,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现在拐着弯骂我黑。”高刚当然知道冯阳光这是开玩笑,笑骂道。
冯阳光嘿嘿的笑了两声,好奇道:“那怎么没有看到嫂子和你女儿呢,她们回娘家了?”
听到这,高刚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变得惆怅起来。
叮!
拉开啤酒拉环,直接就是吨吨吨吨,喝了一大口。
壹吻成癮:總裁大人輕點愛
纨绔女账房 墨非烟
高刚这一系列变化让冯阳光知道这里面恐怕有故事。
随后高刚缓缓开口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顾不了家,一年365天就没有几天在家的时间,还危险,所以我已经离婚多年了,贝贝判给她妈妈。”
语气中满是无奈。
说完又举起啤酒来喝了一口,心中的苦涩只有他自己才能懂。
冯阳光听后也沉默下来,像高队这样的人在天朝还有数以万计,特别是消防员,还有缉毒警,恐怕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两个职业,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在前方等着他们,稍有不慎,命就没了。
他们为了国家这个大家,就此舍弃了自己的小家,甚至置生死于度外,称一声英雄也不为过。
“你有没有想过,从一线退下来,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
“想过,当然想过,但一想到自己因为家庭原因退居二线,抛弃了那些老队友,我就感觉自己就像个逃兵一样的,再见他们头都抬不起来。”
“而且这么危险的职业很难招到人啊,我之前听郝部长听过你的事迹,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不畏生死,谁又原因天天跟死神打交道。”
“我觉得这辈子就做缉毒警挺好的,可能会一直下去吧。”
说着高刚把手里已经空掉的啤酒罐精准的丢入垃圾桶,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熟练的掏出一根来递给冯阳光。
冯阳光摇了摇头,道:“我不会!”
“瞧我这记性,都忘了你是军人。”说着顺手把烟丢入嘴里,随后点燃,开始吞云吐雾。
距离不是太远的冯阳光闻着比较刺鼻的烟草味,虽然他不抽烟,但他并不抗拒这种味道。
因为他明白,这烟啊就是男人另一个知心朋友,一记良药。
女人受了委屈伤心难过可以哭,可以流泪,过后就好了。
但男人不行,从小到大就有人告诉他,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也不能像女人一样诉苦,所以他们只能把话憋在心里。
叼着烟,微眯着眼睛,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冯阳光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高刚抽完一支烟,看着他还想抽,出声制止住了。
“别抽了,一根就好,这东西多了对身体不好。”
“行!就听你的。”
君鬼妃屿
冯阳光转移了个话题,“对了高队,你跟我说说整件事的始末吧,我就知道你们开会说得那些话,其他一概不知。”
“好,我就跟你说说。”
“是这样的,一天前,T方报纸声称,T军方从天朝船员的所驾驶的船上搜获九十万颗毒品,而船员全都跑了。”
“但今天早上,有人在湄公河中发现了十三具天朝民众的尸体,经过确认正是从那艘船上的船员,奇怪的是这些船员死相惨不忍睹,眼睛全都被蒙上,手脚也被捆绑起来。”
听到这,冯阳光结合早上所听说的,抢答道:“所以,T方的言论不攻自破了,这些民众都是死于非命,而所说的那些毒品也是再朝天朝泼脏水。”
“你说的没错,现在就是在等那名叫奇夫情报员进一步情报。”
安然向晚 錦七七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你还要跟小队磨合。”
“好!”
高刚带着冯阳光来到一间客房里,还给冯阳光找了一双拖鞋。
冯阳光洗漱了一下,躺上了床,他不是那种认床的人,闭上眼睛回想起刚刚高刚说得那些事,半响之后,就睡着了。